您当前位置:首页 > 百科

人类语言和乌鸦叫声之间的联系超乎你的想象

发布:Jul 12, 2018 来源:腾讯网 作者:Chi Luu

《猩球崛起》中,被病毒感染的人类会失去语言能力,而猩猩却继承了人类的语言。那么,人类为什么会说话呢?人类的语言和动物的叫声有什么联系和区别?人类的近亲黑猩猩是否会有能说话的一天?

人类如何会说话:语言起源于类似乌鸦的叫声?

The origins of human speech: More like a raven or a writing desk?

原文作者:Chi Luu

问个问题,你觉得乌鸦的叫声和人类语言的起源有什么关系?或许两者之间的联系超越了你的想象。

什么是“感叹词”

当我们在生活中遇见意想不到的事情,感到无助或震惊时,常会自然而然地发出“哎哟”、“哦”、“哇”、“呃”、“呀”这类声音,语言学家将其称为感叹词。

语言学史上的“感叹词”

语言学史上曾经忽视原发性情绪感叹词的研究。这类词被视作情绪爆发的产物,被认为是孤立的、无功能的。19世纪的许多语言学家认为它们根本称不上词,甚至算不上语言学的范畴。这些表露人类情感和心理状态的词语,往往看起来更像是咕哝,而不像是真正的语言。

语言反映了人类的认知能力,将人类与其他动物区别开来,然而感叹词却常常被简单地等同于动物的叫声。

狗会汪汪叫,猫会喵喵叫,感叹词是否也是人类情难自禁时发出的声音呢?感叹词究竟算不算语言?如何界定感叹词在语言进化史上的作用?如果感叹词和动物叫声没有区别,那么为什么只有人类掌握了语言能力?

这些问题无不围绕语言的起源展开,难以解答,以至在1865年,法国语言学界禁止再进行这种关于语言起源的零散讨论,语言起源研究也一度停滞。

不过后来也出现了诺姆?乔姆斯基这样的语言学家,直接绕过感叹词和语言起源的复杂关系,指出语言不是进化而来,而是通过“巨大的飞跃”形成:

这是一个即时事件,某个人被赋予了比其他人更优秀的认知能力,学会了说话。这种能力被他传给后代,并成为主流,形成了通用的语言。

当然也有语言学家针对感叹词和语言起源的关系提出了相关理论。

比如穆勒认为,人类模仿狗吠等动物声音、人类的原发性情绪感叹词这两种声音在语言学上不能等同。

另外还有理论认为,人类语言起源于集体劳动时“哟呵”的吆喝声。但以上理论都还缺乏材料佐证。

的确,在语言起源的时期,由于书面记录不可能出现,很难找到相关的佐证材料。但这每一种推测出来的理论都可能让我们更好地理解语言—正是它和基因、认知、社会、文化等多种因素,共同造就了人类和动物的区别。

“感叹词”算不算“词”?

这些“咕哝声”,可能就是语言的起源。一个可以用来佐证的论据是,不同国家的“咕哝声”通常都不一样。如果它们算不上语言、仅仅只是代表人类的自发反应,那么不同语言间表达同样意思的“咕哝声”也应该相同。但多数情况下并非如此。

比如法国人疼痛时会说“ouille”,日本人则说“Itai”。再比如法语中描述公鸡叫声的是“cocorico”,而在英语中则是“cockle-doodle-do”。另外,“额”在很多语言中都被使用,但语义却不尽相同。不过“哈”倒是一个全球通用的同义感叹词。

以上这些拟声词显然是具有象征意义的常规词语,而不简单等同于人类在特定情绪状态下本能发出的声音。

从本质上说,它们称不上是“诚实”的声音。“哈哈”无法完美诠释出一个发自内心的不由自主的笑;有的哭声,或是响亮的咳嗽声,听起来和感叹词的发音也不完全一样。

笑、哭、咳嗽、尖叫这些声音,能让我们无需借助语言实词,将自己的情绪或精神状态准确地传达给他人。这些声音,既和肢体语言一样很难控制,也像猫狗的呼噜声或吠叫声一样很难伪装。而单词的发音却是设定好的。

因此,如果我们认为感叹词不是词语,而等于人类发出的本能声音,那么我们必须认定一个前提:说话者的所言所行都是完全真实、发自内心的。

本能发出的声音,融合了具体场景下的特定含义,这种含义比感叹词的词义更加复杂。比如宝宝的哭声可能标志着一些紧急情况的出现,如疼痛、不适或遇到危险等等。

对动物来说,某些叫声可能被视作真实可靠的信号,比如肯尼亚的长尾猴就有一套先进的声音警示信号,不仅能够提醒同伴注意危险,甚至还能用声音表示出入侵者的物种,比如入侵的是蛇还是老鹰,以便同伴作出不同的准备。当听到蛇入侵的声音信号时,所有的猴子会注意地面的危险;而当听到老鹰入侵的声音信号时,猴子则会把注意力放在空中。

虽然这也可以理解作一种新型语言,但这套警示信号仅在出现入侵者的情况下使用,当附近没有真正的捕食者时,警报声就不会发出。

但语言不一样,人类语言表达的是概念,动物的警报信号是真实可靠的,但人类语言却是可以说谎的。人类早期也有类似的警报信号,但为什么和黑猩猩或群居鸟类不同,只有人类发明了抽象、定式的语言系统呢?

动物会拥有语言吗?

为了提高传播信息的效率,人类在拥有手势后又发明了语言。但语言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也开始成为说谎的工具,比如:替代概念、隐喻、制度事实等等。人们用语言表述生死、法律、婚姻和继承,并在其中掺杂着谎言。

那么,动物的声音信号有一天会演化成语言吗?人类的近亲黑猩猩是否会有能说话的一天呢?

一些研究者认为,黑猩猩不可能发明语言,因为它们不需要。

和声音信号不同,语言是定式的、容易欺骗的,只有当你相信说话者的时候,语言才能发挥沟通表达的功用。语言能够在团结的社群内部发挥作用,让有着共同目标的社群成员更好地沟通,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而黑猩猩生来就是偏好竞争、不太合作的物种,在竞争过程中,它们经常做出欺骗同类的行为,比如故意跑向相反的食物方向来迷惑同伴。在高度竞争的社群环境里,它们只相信可靠的肢体语言信号,不需要容易滋生谎言的语言。

虽然动物社交生活的丰富程度可能不亚于人类,但正是由于人类进化出了语言,既让我们能以更加艺术的方式说谎,也让我们得以分享丰富精彩的故事,并通过语言更好地沟通和团结,这一定值得我们“哇哦”一下!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