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网赛作品】女性为何更易陷入邪教

发布:Aug 3, 2018 来源:钱江潮 作者:飞扬

从涉邪人群看,在几乎所有邪教中,女性所占比例较高,约占百分之七十,成了邪教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女性为何更易陷入邪教?

女性的文化程度低,更易被邪教所盯上。从教育程度看,女性文化程度之低,特别在农村、偏僻地区,女性受教育机会少,文化程度普遍不高。而文化程度高的女性大多有工作,整天忙于工作,邪教难以侵入。但文化水平低的女性,大多分布在农村、城镇、城市的郊区,一天不是打牌、上网聊天,就是串家门、唠家常,接触的圈子鱼龙混杂,当地治安监管不力,自我保护能力较弱,再加上丈夫外出打工内心空虚,很容易成为邪教的目标,被邪教盯上。再说,女性受教育程度低,识别能力差,缺少科学意识,当然容易深陷其中、上当受骗、痴迷不悟、难以自拔。据2012年12月14日《潇湘晨报》调查发现,邪教“全能神”就采用造神、诱导、立誓、恐吓等手段,玩弄偷换概念、避重就轻等思维花招,使一些文化素质较低的民众堕入其中。这个邪教组织钻了当下社会转型期个人精神寄托普遍缺失、社会底层成员与文明疏离的空子,大力发展40到50岁的农村妇女作为其主要信众。她们的共同特征之一就是文化程度低,不会用电脑,也不会分辨伪造的神迹图片,很容易被蒙蔽。

女性的空闲时间多,更易被邪教所拉拢。总体上来讲,按照传统分工,男性主外,在外工作、打工,担当养家重任,大多耽搁不起工夫。女性主内,大多女性看家、在家做家务、照顾老人,相对“有闲”时间多,有足够时间和精力参加邪教活动,邪教也就“乘闲而入”。正因为这种“闲”,也就成了邪教可乘之“虚”。单调乏味的生活,空闲难捱的时光更是让她们心理空虚,这种内心空虚感被邪教利用。当邪教人员来传教,对“空闲”妇女来说,具有感新鲜,吸引力强,极易被邪教分子拉拢,加入邪教组织,结果上了邪教的当。广西苍梧县某村村民邱霞,在丈夫外出打工期间加入邪教组织法轮功,并听信“双修”鬼话多次滥交,结果与丈夫离婚,生活无着,生下的所谓“元婴”也被她遗弃,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毁灭了。

女性的热心善良,更易被邪教所俘获。热心、善良,是女人的天性。邪教组织恰好利用了女性热心、善良的本质乘虚而入,女性成了邪教俘获的对象。邪教组织者大多基本在偏远的农村地区较为活跃,活动频繁,农村妇女大多善良、热心,喜欢听一些外来新奇的人和事,而且甄别是非能力不强,邪教人员易于她们搭讪、靠近,先用好听的话称赞农村妇女她们“你也是好人”,再戴高帽,然后进行欺骗说“做这事是好事”,施加压力,似乎不“做这事”就不是好人。如“世界末日”传谣期间,多数妇女是被“做好事”、“救人”的邪说蒙蔽而走上“传福音”的道路。又如西安市长乐东路蓝天小区张淑丽,就是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一位姓李的人以问路为名,当张淑丽热情地告诉了她之后,此人便“亲切”地拉着张淑丽的手说:“你真是个好人,肯定能得到好报,连‘神’都会保佑你全家的。”在她一番“好言好语”的攻击下,张淑丽便毫无保留地告诉了自己的姓名和家庭地址,还邀请她有空来家里玩。给了这个“全能神”信徒侵入其家的机会,并逐步将其拉入全能神邪教,还通过张淑丽拉了不少亲戚朋友“下水”,并全然不家庭,白天在外面“传福音”,晚上聚集一帮人 “唱灵歌、跳灵舞” ,直至与丈夫离婚,使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被邪教拆散。(凯风网:《全能神害张淑丽没了家》)

女性的胆小怕事,更易被邪教所利用。据统计,全世界邪教组织中信众的80%是妇女。这是因为女性多胆小怕事,加之其母性本能,又使其多富于同情心、怜悯心和爱心,且承受家庭、社会、疾病、灾难、孤独等方面压力的能力较弱,又易受心理暗示等等。因女性胆小怕事、处于弱势地位、抵抗能力差、心理防线弱,极易被邪教利用,成为邪教侵害的首选。“华藏宗门”头目吴泽衡,以“男女双修”为名引诱、胁迫多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韩国“摄理教”的成员大部分都是女大学生,并且数以千计的人员遭到邪教头目郑明锡的性侵。在邪教策划的震惊世界的邪教成员集体自杀案件中,最多的受害者是女性。而且一些邪教制造的惨无人道的杀戮案件中,女性也常常成为主角。就连误入邪教的十大著名女明星,也受到邪教组织的侵害,无法逃脱邪教的“魔爪”。

常言道,邪不压正。作为女性,首先不信邪,让邪教无机可乘,其次学会反击邪教,提高防范意识,保护自身不受邪教侵害,邪教那就没撤了。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