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年味儿,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味道

发布:Feb 20, 2017 来源:凯风网 作者:南风

导语

年味,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味道?是热气腾腾的饺子香味?是硝烟刺鼻的爆竹气味?还是灶炉里白烟滚滚的烧柴味?或许都是,或许又不是。我们无法仅仅用感官上的气味去定义它,它更像是一种记忆,一种感觉,一种需要我们细细品味才能捕捉到味道。

有一种味道,叫小时候的年味儿

更多人对年味儿的理解是小时候的记忆。那个时候,盼望过年,吃好吃的、穿新衣服、收压岁钱、放鞭炮、去亲戚家拜年,其乐无穷……所以,小时候总觉得过年的日子来的太迟,甚至提前两个月就开始掰着手指数日子。


 


有一首童谣,唱出大人孩子们盼过年的快乐心情。“二十一,莫着急;二十二,把柴卖;二十三,过小年;二十四,刷屋尘;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蒸枣花;二十七,杀公鸡;二十八,揉粑粑;二十九,样样有;三十日,呷鸡腿。”在人们的期盼中,年不紧不慢,一步步走来;虽然走得缓慢,却让人心动不已。越是期盼,越是觉得一切都那么有滋有味:衣裳那么好看,鞭炮那么清脆,饺子那么好吃,鱼肉那么解馋。这种年味儿,一直记在心里。

小时候的我们最喜欢过年,不单单是因为有长长的寒假,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吃到平时吃不到的美食。在农村,进了腊月,人们就开始准备年货了。那个时候,从初八开始,做点心、灌肠、炸丸子、蒸年糕、卤肉、炸豆腐等等,一天到晚就这样愉快的忙碌着。不过,大人们忙得团团转,小孩子也没闲着,在外面玩到肚子饿了,就围在大人屁股后面,不是为了干活,而是为了即将出锅的好吃的。一会儿拨开柴灰看看里面捂的红薯软了没有,一会儿探头看看火上架的锅子冒出肉味了没有。那种肉的香味、点心的甜味,馋得让人直流口水。

就这样忙忙碌碌直到年三十。天黑了,一家人围在桌子旁,听着鞭炮声,看着电视,吃着丰盛的年夜饭,欢乐和喜庆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


 


大年初一,早早被鞭炮声唤醒,吃完饺子,迫不及待地跑出去和邻居小伙伴玩,比谁的新衣服好看,谁兜里的好东西多。那个时候没有压岁钱,几块糖就高兴的不得了。儿时的过年是终身难忘的,尽管那时的经济条件有限,但一到过年,大街小巷都张灯结彩,人人眉开眼笑,处处洋溢着浓浓的年味儿。

2为什么人长大了,年味儿却变淡了

记忆中的年味:是穿新衣、是大扫除、是办年货、贴春联、是拍全家福、是收压岁钱、是赶庙会、是放鞭炮……如今这些都还有,为什么大家都说没有儿时的那个味了呢?


 


生活越来越好了,而年味反而淡了,这的确是一个让人难以释怀的话题。过年原本是最为快乐和幸福的时刻,此刻却引发很多年轻人集体吐槽,年轻人集体怀旧小时候的过年情节,更有一小部分年轻人,因为没有勇气面对过年回家种种责难与拷问,成为“恐归族”。媒体调查80、90年轻一代对中国年的感情,结果显示年味随着年龄增长热度退减,昔日那个欢天喜地的中国年,已成一种耐人寻味的怀旧。

在那个物资生活相对匮乏的年代,生活也相对单调,只有过年时才能享受到人间的美味与乐趣,对于每个人来说,确实是莫大的吸引与诱惑。但现在过年,热闹还是热闹,年菜甚至更丰盛了。但年夜饭,似乎少了胃口和诱惑。甚至就连串亲访友,也变成了一种流程。

身边越来越多的人都说年味淡了,这似乎成了一个事实。过去我们年关未至,心里早就欢喜雀跃,望眼欲穿了。而现在,似乎只当是一个平常的节日看待,不说完全没有欣喜,但这欣喜当中总觉得摻夹了些焦虑,无味,甚至恐惧了。


 


结婚了么?孩子有了么?在哪工作?收入还行吧?房子买了吗?这每一个问题似乎都量十足,难以招架。一到过年,我们就会在网上发现很多吐槽,大家相互问候这过年还剩下啥,恍若只有对儿时的怀念。过年很累,压力很重。就业、买房、婚嫁,这每一个问题都是一种现实压力。原来那些过年喜悦的心情,也在现实生活面前被烟消云散。

3消失年味儿都去哪儿了

年味越来越淡,过年的习俗也越来越少。不禁让人想问一句“年味都去哪儿了?”


 


在物质贫乏的年代,过年的种种传统习俗,不仅在文化层面上愉悦着我们,而且在物质层面上直接滋润着我们。随着时间推移,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甚至平时的生活条件都远远超过了以前过年的时候了。新衣服早已经可以月月买,甚至只要喜欢,随时也可以买买买!想吃什么想买什么,再也不用再等到过年了,以前所谓“年货”早就吃腻了……于是,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传统“过年”习俗的心理抚慰功能削弱了,我们对于“过年”的精神需要出现了断层。剔除了儿时过年时这些记忆中的年味的重要内容,那么,对于过年,我们还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呢?

过去是农耕社会,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一起休息、娱乐,很早就开始准备过年,年味肯定要浓厚一些。而现在的生产生活方式都发生了变化,很多人都不在家乡生活了,有多少精力为营造年味儿做准备呢?


 


比如过年前杀猪,猪虽然很普通,但一般农村家庭一年到头却难得吃几回猪肉。原因是家里养的猪周期很长,起码要长过一百二三十斤才能“出圈”,由于收入水平受限,一般人家里根本舍不得吃,都是卖了换钱花。不过,惟独过年是个例外,进了腊月,大部分人家都要杀猪,为过年包饺子、做菜准备肉料,民间谓之“杀年猪”。

现在人,人们为了避免麻烦,人们也懒得去杀猪了;还有一些过年时要操办添置的糕点、卤味等年货,由于嫌制作太麻烦,人们也直接用购买的方式来取代亲手做。还有,以往过年赶大集,现在变成了逛超市,各种商品应有尽有;就连过年燃放不燃放鞭炮,如今成了一个让人纠结的话题。还有,原来一年最重要的宴席“年夜饭”,逐渐流行在饭店订个套餐,免去油烟之苦……这些种种,让人们对过年没了期待,也迷茫着过年应该要干什么,“年味儿”慢慢变成了“乏味”。


 


还有,之所以人们感觉年味变淡了,深究起来,与个人主观的感受有关。毕竟,人长大了,童心没有了,看世界的方式变了。于是,总觉着过年各式的应酬感觉多了,过年那种精神愉悦享受方面的收获少了,年味儿的感觉淡了。

4年味儿,需要我们细细去品

那么,什么是年味儿呢?“年,是小时候打的陀螺,是捂住耳朵的冲天炮,是甜到心里的蜜饯糖果,是攥在手中的喜庆红利……尽管一万个人心中就有一万种年味儿,但有一点是相同的:曾经的“年”承载着我们太多对于生活的美好愿望和期待,承载着最美的浓浓情感。


 


其实,也不是年味儿淡了,而是年味儿变了、散了,散落在漫长的三百六十五天里。现在,哪家大人孩子,不是什么时候缺衣服,随时就去买,哪儿还等到过年?哪家想吃鱼吃肉,不是随时随地就能吃上?甚至有人觉得鱼没了鱼味儿,肉没了肉味儿,菜没了菜味儿;懒得逛超市买穿的,懒得去超市买吃的,懒得探亲访友,总想着过一个清静年,清闲年,年味儿就这样一点点散去……原来,不是人们过年的感觉变了,而是我们缺少了往日过年的心情和热情。

尽管大家都在说年味变淡了,但是在众人的春节记忆中,过年的真正意义是为了满足一种团圆的情感因素。每当春节临近,我们不惜跋山涉水地赶回家,赶上那顿父母精心准备的年夜饭,不是为了满足我们胃口,而是为了这份浓浓的情感。所以,情感浓,年味就浓!


 


年夜饭不仅代表春节的味道,更是一个团聚的符号。除夕的年夜饭,是中国人关于家的所有想象的具象化。各种美好的祝愿都要围绕饭桌进行,只有这个时刻重温这种味道,嘴才舒服,心才踏实。年味是全家团聚,是血脉交融的温暖亲情。最好的年味就是团聚,就与家人一起细细品尝过年的种种味道。

每个中国人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过年情结。小孩子盼过年,穿新衣裳,跟小伙伴一起放烟花、讨红包,大人们也喜过年,围聚一堂,嗑着瓜子看电视、拉家常。虽说每个人的年味记忆不尽相同,然而对年味的那一份情结对每个中国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