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悦读

青帮大佬杜月笙凭什么在城南撑起“五尺天”?

发布:Apr 21, 2017 来源:社会科学报 作者:佚名

“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五尺天。”

黎元洪黎菩萨黯然下台,寓居上海之时,杜月笙依然厚待于他,黎的秘书长饶汉祥大受触动,大笔一挥,赠给了杜月笙这么一副对联。

青帮大佬杜月笙凭什么在城南撑起“五尺天”?

说杜月笙是当代春申君,固然有夸奖的成分在,但是杜月笙从水果月笙开始发家,由黄金荣的小厮开始做起,一步一步,渐渐成为上海滩三大亨,最终成为上海的地下皇帝,他的成功,离不开一个“和”字。

陈丹青有回谈上海,认为如今的上海街头有几种人看不到了,分别是帝国主义、阳气的工人、开心的穷人以及老早的流氓。这个老早的流氓里,上海滩三大亨特别有代表性。所谓上海滩三大亨,一般指的是黄金荣、杜月笙和张啸林。

青帮大佬杜月笙凭什么在城南撑起“五尺天”?

有这么一句话形容这三位,黄金荣爱钱,张啸林善打,杜月笙会做人。黄金荣在法租界黑白通吃,张啸林在军界手眼通天,唯有杜月笙,靠着人情,最后做成了名扬中国的杜先生。杜月笙被誉为“青帮三百年来之第一号人物”,无论作派、言行乃至打扮,在在与人不同。甚至可以说,老上海几十万的青帮子弟,最无黑社会习气的大概就是杜月笙了。

杜月笙会做人,不仅仅在对于高官豪门,从他一生行事手法来看,不过面对升斗小民,还是天潢贵胄,不管面对金融巨子,或是学界名士,不管他自己用得到,用不到,他都抱有一种人情总有用,人脉最重要的态度。所以杜月笙以一个半文盲的身份,却跟无数名士结交。这里面非常有名的两位,国学大师章太炎、自负帝王学的杨度。

青帮大佬杜月笙凭什么在城南撑起“五尺天”?

这两位都是有名的狂士狂生,但是却独独对这个流氓头子另眼相看,章太炎亲自为他改名,以其原名“月生”之不雅,帮他从“东方之乐为笙,西方之乐为镛”这句话中,给他找了个名,主张大名叫“镛”,号“月笙”。杨度更是在杜氏祠堂落成典礼上,为杜先生当了个典礼的中层指挥。

据说鲁迅曾亲口告诉自己的同乡:他的一位朋友在上海办刊物炮轰杜月笙“封建余孽”,每期必骂,杜却毫不在意。 有一次租界当局要去查封这份刊物,当巡捕的学生给杜报信,要给

这位朋友“吃点苦头”。想不到杜月笙摇摇头说:“算了吧,这班书蠹头,何必叫他们到捕房里去受罪。 你们还是给我前门喊喊,让他们后门逃脱拉倒啦。”那本杂志复刊后,再也没有骂过杜月笙。事情只是轶事,但是鲁迅和杜月笙之间,确实有种说不清的缘分。

青帮大佬杜月笙凭什么在城南撑起“五尺天”?

对待平民百姓,杜先生也依然显得各位大方。1930年,法商水电公司中国员工罢工,法租界巡捕当街开枪杀人,劳资矛盾极度激化。杜月笙受法国驻上海领事委托,参与和解谈判。他身在资方,却心在劳方,开出优厚的补偿条款,复工草约得以顺利签订。可是,法商公司却临阵赖账,不肯支付两千三百多人罢工期间的工资,更不肯答应月增工资四角的条件。工人群情激愤,复工眼看就要流产,这时,杜月笙“言话一句”,扭转了局势:“法商公司答应不下来,全部由我付了。”

为此,杜月笙足足支付了30万大洋。当时的30万大洋。

青帮大佬杜月笙凭什么在城南撑起“五尺天”?

浦东高桥人向以杜月笙为傲。杜给家乡造了23座石桥,修了医院和小学,并且全免费。抗战前,浦东二百余户贫困人家,会按月到杜府支领生活费。而且在上海,如果贫苦家庭有人去世无以殓丧,就可以请杜家施送棺材衣衾。从1935年到1937年,杜月笙捐款达150万元。他的一生捐款多少,已经没有办法完全统计。

所以杜的孙子回忆,“抗战期间,祖父蛰居重庆,某日,四川地方父老邀请祖父下乡,祖父事前完全不知道民众是为何事邀请他,等他到了目的地,但见男女老少在几里地开外即列队迎接,地方上男男女女见到祖父下车,全部跪在地上向他磕头谢恩,祖父赶忙扶起父老。生活条件十分艰困的地方父老,还特意杀鸡宰羊,摆了几桌酒菜,要请祖父喝酒吃饭。祖父被这一情景弄得不知所措,原来,祖父以前捐了一笔钱赈济灾民,老百姓多亏祖父捐的这笔钱,才能活下来,然而,祖父早已忘了捐钱这档子事。”

青帮大佬杜月笙凭什么在城南撑起“五尺天”?

救贫济困,给了杜月笙名,结交权贵,给了他势。虽然在蒋介石心目中,杜月笙、黄金荣这些一代大亨,未必有多少重要,毕竟他的敌手从开始到后来,都是那些拥兵百万的大势力,杜黄等人最多也就起到敲敲边鼓的作用。但是这无损于杜月笙结交权贵的功力。

从最早北洋系的黎元洪开始,杜月笙一路和卢永祥、何丰林、张宗昌、徐树铮、张学良倾力结交,并且即使他们失势也恭敬不该。到后来,又和北伐军以及国民党政府的高官结交,由于蒋介石早年曾经拜入过青帮门下,有了这层关系,杜月笙难免受到些照顾。

青帮大佬杜月笙凭什么在城南撑起“五尺天”?

而他的具体结交方法,有因事制宜的。比如1928年,北伐军进抵济南,与日军日侨发生纠葛,引发“济南惨案”,一时间全国反日浪潮迭起。杭州大学生游行抗议,过程中听信传言,说杜的一座湖滨别墅是日本人的机关,于是一哄而入,砸了个稀烂,损失超过十万元。

时任浙江教育厅长张道藩肯任事,决定给予赔偿。张赴上海见杜,商量具体的数额,没想到杜月笙毫不迟疑,张口就开价三千,而且还全数捐给浙江救济院。张道藩对杜月笙为人通情达理,慷慨大方,留有很深刻的印象,他原以为杜月笙是市井中人,如今亲眼目触他的豪爽与漂亮,不但观感丕然改变,且历数十年不忘。”杜月笙在香港去世,移灵台北时,张道藩亲临致祭,称杜“仁义何常,蹈之君子”。

青帮大佬杜月笙凭什么在城南撑起“五尺天”?

还有全靠诚意,感动别人。北伐成功后,吴开先担任国民党上海党部负责人。杜月笙多次托人带话请吴吃饭,可吴看不起杜,屡屡拒绝。实在找不到借口了,就先口头答应,然后不声不响地爽约。即便如此,杜月笙依然不放弃,三天两头请人找他。终于有一次,吴被缠不过,心下一横:难道杜月笙还有三头六臂不成,我为什么不能去会会他?

这一天,吴开先如约出现在杜家豪宅大门口,杜的总管万墨林正在下马石处毕恭毕敬地等候;二道门口,又有杜的头号法律顾问、上海名律师秦联奎,在毕恭毕敬地迎候;进得内厅,杜月笙一身长衫,正双手扶膝,眼观鼻,鼻观口,正襟危坐于沙发之上,见吴进门,满面春风,起身相接。

三道迎宾,层次分明,礼数周全,吴开先不由心中一动:前几次答应来时,他们也曾这样等过我吧?试想三人一线,大眼瞪小眼,等了又等,盼了又盼,最后没等到人,该有多失望?于是,抱愧之情油然而生。

青帮大佬杜月笙凭什么在城南撑起“五尺天”?

杜月笙开口第一句话是:“老早想约吴先生过来坐坐,就因为我这里一天到晚人来客往,实在太忙,所以一直拖到今天。”好像此前多次邀约遭吴开先拒绝的事情,压根儿没发生过。吴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只好含混地说:“岂敢岂敢。”由此,吴与杜,成为生死之交。

青帮大佬杜月笙凭什么在城南撑起“五尺天”?

不过杜月笙的这种结交,内心隐藏的是他对自身身份的自卑。抗战胜利后,毁家纾难的杜月笙属意上海市长的位置。在他看来,这是洗白的最佳机会。可是,蒋介石没有答应他。

随后,杜又参与竞选上海市参议会议长,国民党高层同样意见歧生。于是,杜及门生安排了一次奇葩的选举,先让杜高票当选,随即宣布因身体原因辞职。这是一种变相的抗议,表达了杜的极度渴望与无奈。

有一段流传甚广的话,据说出自杜月笙之口:“我就是蒋介石的一个夜壶,想用就用,不想用就塞到床下去了。”实际上,他的原话是这样的:“你们不要看许多大好佬们,都跟我称兄道弟,要好得很,就此以为我想做官是很容易的了。殊不知,他们是在拿我当作夜壶,用过之后,就要火速地藏到床底下去。”

青帮大佬杜月笙凭什么在城南撑起“五尺天”?

他并没有专门针对蒋介石,那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无论杜月笙怎样不甘,其实他也明白,一朝为贼,终身为贼,人们的这种惯性认知,是他洗白的最大障碍。

不过,不管怎么说,杜月笙的一生,可以有“有本事,没脾气”来概括,他演了一辈子这样的形象,那么他也就是这样的人了。靠这六个字,城南小杜硬生生撑起了五尺青天。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