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三生三世十里油菜花

发布:Apr 24, 2017 来源:凯风网 作者:落落

导语

又是一年春光好,眼下,阳春三月,又到了一年一度油菜花怒放的季节了,尤其是在江南一带,大片大片的油菜花一地黄金,好一幅迷人美景。不过,油菜花虽美,你可知道它的前世今生吗?

前生:油菜花丰富多彩的传奇身世

油菜家族人丁兴旺

油菜有一个非常不雅观的英文名字,叫“Rape”,虽然与”强奸”的“rape”词源不一样,却经常让油菜花十分尴尬。

油菜还有一个很雅致的名字叫“芸薹”。有关芸薹的记载可以追溯到公元2世纪服虔所著的《通俗文》:“芸薹谓之胡菜。传说塞外有云台戍,始种此菜,故名。”公元6世纪贾思勰的《齐民要术》中,对芸薹的记录则更详细些:“种芥子及蜀芥、芸薹取子者,皆二、三月好雨泽时种,旱者畦种水浇,五月熟而收子。”

 

我们现在常见的油菜大体分为三类:芥菜型油菜、白菜型油菜、甘蓝型油菜。它们长相有异,来源也是不同,分别是由芥菜、白菜和甘蓝进化而来的。

芥菜型油菜,算是中国“土著”。因为叶片和种子都有浓郁的辛辣味,所以在古时通常被称作油辣菜。

科学家们在湖南长沙马王堆西汉古墓出土的农作物中,发现了保存完好的芥菜籽,和现今栽培的油菜籽基本一样。

 

湖南博物馆虚拟展馆展出的“马王堆”出土的“菜籽”

白菜型油菜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由大白菜演化而来的,就是我们常见的小油菜、矮油菜;另外一种则是有小白菜演化而来,在古籍中被称为油青菜。

甘蓝型油菜来自北欧西海岸,考古学家们在“瑞士湖居”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发现了其原始祖先的种子。著名植物学家第康道尔著《农艺植物考源》一书曾推测其来源,极有可能是由雅利安的克勒特族人将这种原始型的甘蓝种子从亚洲带去欧洲的。现在,在荷兰、英国以及北欧海岸还可以找到它的野生类型。

现在,我国南方种植的油菜有90%都是甘蓝型油菜,它们又被又称为番油菜和西洋油菜,最初是又20世纪30年代和20世纪50年代分别从日本和欧洲引进的。

跋山涉水来到中国

达尔文指出:人类所栽培的农作物都是由原始的野生植物,经过长期驯化和人工选择而演变来的。现代栽培的油莱当然也不例外。

前文提到,芸薹也叫胡菜,这个“胡”字暗示着它与西域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

经科研人员查证,芸薹的确非我国原产,它们的祖先来自地中海沿岸到中东地区,在东亚并无分布。也就是说,油菜是从西亚一带传入中国的。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油菜是从西域传入的,东汉人管它叫胡菜,而7000年前的文化遗址中又有它们的身影,那它们是什么时候传入中国的呢?植物学家们借助分子研究手段,比较了这些油菜的DNA片段,推算它们的亲缘关系和分化时间,发现油菜在历史上曾不止一次传入中国。

 

据推测,油菜的原始品种传入中国至少发生了两次。一次应该在商周时期以前,一次则在东汉初年。当芸薹的祖先进去中国后,当时的农民经过培养和筛选,一代复一代,渐渐的演化成了我们所知道的油菜。所以,虽然油菜的原种来自地中海沿岸,但是芸薹却是由炎黄子孙本土育华出来的品种。

 

2今生:油菜花从卑微到怒放的传奇经历

曾因出身卑微而不受待见

油菜花儿很美,不过在历史上,它却是以农作物、药材记录在案的居多,究其原因,一则是因为油菜实在是太过普通,田间、地头、餐桌上都有他们的身影,再则因为《群芳谱》、《花镜》一类花卉古籍从未对油菜花有过详细的叙述和讨论,导致油菜花自古以来都不受重视,无法跻身传统观赏花卉之列。

 

明清之前,文人墨客们都喜欢咏梅、赏菊、颂牡丹,却鲜少有人愿意多为油菜花儿多写两句。

唐代文学家刘禹锡游了两次玄都观。他第一次去的时候,是赏桃时节,游人如蚁,“无人不道看花回”,而第二次去的时候,却是“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的寂寥景象。是啊,桃花开尽,便再无赏花之客。谁会跑去看菜花呢?

 

纵使非花非草,也要蝶闹

古时,油菜花儿沿着当年从西域传入中国所走之路,从最早种植的“胡、羌、陇、氐”等地——也就是现在的青海、甘肃、新疆、内蒙古一带出发,逐步向南推进,先在黄河流域生根发芽,后面又慢慢传播到长江流域。

现如今,在中国成了“气候”的油菜花儿们仿佛有意识的在追寻古道,从开春到霜降,由南往北,将这一大抹黄色开遍华夏大地。北起黑龙江.南抵海南,西至新疆,东到沿海各省,不论是青藏高原,还是长江中下游平原,都是油菜花的版图。

清代词人陈维崧的在《沁园春·咏菜花》中这样描述油菜花:纵非花非草,也来蝶闹;和烟和雨,惯引蜂忙。

 

花季里忙碌的何止是蜜蜂们!油菜花一黄,人们就纷纷约上三五知己或是拖家带口的驱车前往郊外、农田赏油菜花去了。

近年来,汉中、婺源、荆门等传统油菜花种植生产基地更是被人们所推崇,成片成片的黄花与粉墙黛瓦的民居组成一幅幅美丽的春日画卷,吸引游客踏春赏花。

 

花儿为何么美

油菜花颜色鲜艳,一小朵一小朵的明黄色汇聚成了成片的黄色海洋,微风一吹,波澜壮阔,蔚为壮观。

 

黄色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种非常特殊的颜色。在汉语中,“黄”与“皇”同音,“黄”自古便有了“皇”的引申义。从秦始皇嬴政开始,黄色就成了皇家的主色。唐高宗李治曾下令只有天子才能穿黄色衣服。等到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时,黄色变成了皇家特权。

 

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思想的逐步解放,帝王禁忌不再像以前那样要求那么严苛,民间也开始用起了黄色。今天,黄色所代表的高贵,仍然是其他颜色无法取代的。而小小的油菜花儿就像普通的劳动人民一样出身卑微却带有坚忍不拔的品质,还自带贵气的黄色,这充分满足了中国人的黄色情节。

3来生:油菜花从田间走向文化潮头的发展方向

从田间走向文化

自古以来,无论是为了食用还是为了榨油,油菜一直是被作为农作物被栽培的,加上卑贱、低微的出身,始终难以昂首走出田间地头。

 

明清之后,江南农村开始大面积种植油菜,花开时的满片金黄,场面壮观,引人驻足观赏。菜花儿才逐渐成为文人墨客的审美对象,甚至在清代,赏油菜花已经成为一件盛事。

 

清代文人顾禄的《清嘉录》记载:“每年三月菜花开时,虎邱山下,彩舟画楫,衔尾以游,南园北园,暖风烂漫,一望黄金”。而园中,也已有了比较完善的服务设施,“到处皆绞缚芦棚,安排酒炉茶桌,以迎游冶,青衫白袷,错杂其中,夕阳在山,犹闻笑语。”

 

到现在,油菜花的平凡又大气的美已经被大家所熟知和喜爱,在油菜花开的时节,人们都非常愿意在闲暇时,追寻油菜花的步伐去追寻那一抹黄色的美。元旦一过,从最南边的海南岛开始,油菜花绚烂的花潮就往北越过一道道纬线,慢慢的将珠江、长江、秦岭、淮河一路染成黄色。最后在7月,将黄花之美封存在青藏高原上。

走向国际化的油菜花文化

随着油菜花的怒放,上至文人墨客,下至平民百姓,毫不吝啬对这些小黄花们的喜爱,不仅带着兴致赴地赏花,更是创作了一大批和油菜花有关的文学作品。

乾隆写过的一首《菜花》,在他眼中的菜花是这样的:“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除去赞它“黄萼裳裳绿叶稠”的外表之外,更因“榨新油”、“资民用”的特质而夸赞菜花“不是闲花野草流”。

2017年3月,华语电影《油菜花儿开》在第34届国际电影峰会中一举斩获最佳新人、最佳男配角、最佳制片人三项金灯塔奖项,代表着以油菜花为文化元素的高质量文艺作品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走向国际化。

 

虽然油菜花已经逐步走出田间,但是离谈及洛阳牡丹会能脱口而出倾国倾城,提到邓尉山赏梅能不假思索夸赞“十里香雪海”的阳春白雪,还是有很长一段路需要走。这就需要我们的文艺工作者们能够找寻灵感,创作出更多更具代表性、更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将油菜花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化元素,推向文化潮头。

 

 

从西北边塞盛开到江南小城,油菜花不仅为大江南北的居民餐桌提供菜和油,还为我们的初春贡献了大片大片的美景。这位在唐代还是无人问津的黄毛小丫头,从清代开始显露出了秀而不媚的小家碧玉气质,最终引领出一个赏春文化潮流。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