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新书

机器人会让我们失业吗?

发布:Aug 3, 2017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轶名

在波士顿北部的一个大型配送中心,一个机器人举着放满商品的架子,借助导航穿过仓库去往工作站,那里的员工会根据订单挑选所需商品,然后把商品装进装运箱。这个配送中心由快特(Quiet)物流公司运营,这个公司专门接高档服装品牌订单,曾登上过《六十分钟》(60 Minutes)节目“机器人会阻碍就业增长吗”。新生成的订单会由计算机进行处理,然后将分拣请求发送给69个机器人。机器人会将装运箱运送到大约一百名工人手中,省下了工人到仓库找装运箱的时间。

这是其他配送中心仓库工人要做的事。《六十分钟》的史蒂夫·克罗夫特向快特物流公司的CEO布鲁斯·威尔蒂提出了以下问题:

克罗夫特:如果要用工人取代机器人,你会招聘多少人?

威尔蒂:可能每个机器人相当于一个半的劳动力。

克罗夫特:所以它可以节省很多钱吗?

威尔蒂:是的。

机器人一直是科幻小说的主题。“现在它们终于出现了”

机器人一直是科幻小说的主题。“现在它们终于出现了,”克罗夫特告诉我们,“但我们发现它们并不是来服务我们的,而是争夺我们的工作。如果你原先是一名白领,失去了工作,或是因为裁员,或是因为一名在印度或中国的工人,你很有可能是经济学家所谓技术性失业的受害者。周围有很多这样的情况,今后将更多。”

机器人完成了之前人类执行的任务。令人担心的是,它们正在取代人力,在经济生活中抢夺配送中心和其他部门的工作。不难想象,如今,技术可能是造成持续失业和“未来更大失业率”的一个主要原因。

毫无疑问,技术改变了工作,但问题的关键是如何改变。两种描述角度——一种由《六十分钟》提出,另一种则由工厂管理者持有——代表了在当前经济体系中,技术是如何影响工作的两种观点。这两种观点都认识到技术接管了一些人工任务。但一种观点认为,技术不仅接管任务,总的来说现在是在消除工作。机器代替了工人,导致工作越来越少,对于那些没受过高等教育的工人尤其如此。根据这个观点,技术导致的失业使得薪资中值停滞不前。大量的失业工人竞争数量很少的工作,从而压低了工资。

在另一种观点中,技术不会取代工人,它只是将工人转移到了需要不同技能的岗位上。有时,这些新的不同技能被相同的职业采用,有时被其他职业的新工作采用。但在这个观点中,除非行业已经非常成熟,否则技术并不会造成工作的短缺。相反地,工资停滞不前,是因为许多工人习得新技能有困难,并且劳动力市场还不能完全让工人因技能而受益。在这个观点中,技能是稀缺的,劳动力市场是不完整的。第一个观点则认为工作是稀缺的。

替代和转移之间的区别很重要,因为它会影响政策。如果技术正在取代工人,那么在不能进行大规模再分配的情况下,政策也无法改变经济的不平等现象。此外,未来可能只有接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工人才能获得好工作。如此极端的经济上的不平等可能导致政治不稳定或自由民主的终结。这一观点描绘了技术在历史转折中所起的作用,而它在过去200年里一直在提升许多人的经济福利。

但如果技术主要是转移工人,而不是取代他们,也许经过漫长的过渡期,未来和过去不会有太大不同。事实上,今天的证据表明,信息技术正在转移工人,而不是替代他们。这是我通过观察案例研究证据,然后又综合数据得出的结论。也许未来会与过去不同,但通过仔细观察劳动力市场目前的形势可以看到,如今,我们正经历着困难的过渡期,而不是猛烈的历史换代。

尽管有自动柜员机,银行出纳员的数量也在增加

如果自动柜员机做了银行出纳员的工作,会计软件做了会计员的工作,那么银行出纳员和会计员的工作数量明显应该变少。但这一推断是错的。我们可以通过查看这些职业实际的变化来检验关于自动化的争论。

即使是在经济大衰退时期,尽管有自动柜员机,银行出纳员的数量也在增加。

美国西雅图第一国民银行在1971年安装了第一台自动柜员机。到1976年,全美有超过5000台自动柜员机,之后安装速度进一步加快。到1984年,42%的美国家庭有了银行卡。银行最开始使用这些机器,是为了提供更好的服务,也是为了将自己的事业版图触伸到更远的地方,因为当时开设银行分行很受限制。银行家们同时也看到了其节约成本的潜力。富国银行的副主席理查德·罗森伯格在1980年写道,电子交易将减少银行分行的数量,剩下的分行“只会聘用 (如果需要的话) 很少的员工”。

但是出纳员的数量并没有减少。相反,当自动柜员机的数量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飙升时,在职的出纳员的数量出现了小幅上涨。银行此时已经减缓了安装自动柜员机的速度,但出纳员的数量显示,没有证据表明这些机器已经取代了出纳员。如果自动柜员机真的会取代出纳员,造成大规模失业,那么我们应该看到的是,随着自动柜员机的出现,出纳员的在职人数应大幅下降。但事实并非如此。

怎么会这样呢?由于一些原因,机器接管了出纳员的一些工作,对出纳员服务的需求反而增加了。平均来说,在城市,分行聘用员工的数量,从1988年的大约20名,下降到了2004年的13名。但这也意味着,银行开设分行的成本更低,开设分行的数量相应增多了。城市商业银行分行的数量在1988年到2004年间增长了43%,抵消了每家支行减少的员工数。

银行管制的放松也打开了市场,使得银行间能跨州竞争。一家支行的低运营成本,激励着银行在别州扩张事业版图。一旦它们需要争夺更多的客户,便捷性和服务质量就变得更重要。一些银行使用自动柜员机来替代出纳员,另一些银行则发现将出纳员视作“客户服务团队”的一部分能获得更大的成功,它们试图吸引客户消费更有利可图的服务,比如投资管理。这被称为“关系型银行业务”。银行管理类期刊现在热议如何减少出纳人员的流动,聘用足够多的出纳员来减少等待时间,用他们来创建 “超赞的客户体验”。那么自动柜员机又有什么新功能呢?它会安装一个可联系上人工出纳员的摄像头。

我们正在接近一个“技术奇点”,科幻小说即将成为现实

预测历史的转折点是一件危险的事。过去的预测都不准确。虽然很难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但我们至少应该明白为什么过去的预测不准确,并确保如今的条件已然不同,我们不要再重复这些错误。

1962年,当技术自动化被视为一个主要威胁时,肯尼迪总统宣布“60年代美国的主要挑战”是“在自动化取代工人的过程中,保证充分就业”。在此之前,1930年,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宣称,世界正在遭受“技术性失业”,即“造成失业的原因是,我们发现节约使用劳动力方法的速度,超过了为这些劳动力找到新去处的速度”。最早预言这些灾难的当然是卡尔·马克思,他声称工业革命中因技术而消失的劳动力将加剧工人阶级的痛苦。他预测,纺纱线的一种新机器—走锭精纺机,会让工厂用儿童和青少年来取代成年工人。

这些预测没有一个是准确的。20世纪60年代和90年代都是就业增长强劲的十年。在1936年出版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凯恩斯抛弃了将失业主要归咎于技术这一观点。1883年马克思逝世的时候,英国从事纺纱业的成年人,比走锭精纺机发明前更多。

这些预测忽视了什么?那就是技术变化的动态特性。纺织技术、自动柜员机,以及其他许多例子表明,尽管技术从人类手中抢走了部分工作,但这使得余下的工作变得更有价值。动力织布机并没有自动化所有织工的工作,而产品价格的下降使得需求增加。

要保证自动化不会导致立即失业,需要两个因素发挥作用:(1)技术变革有足够价值,能增加对产品或服务的需求,以抵消潜在的失业数;(2)重要的工作仍然由人力来完成。过去的未来主义者低估了新技术的经济活力,高估了机器所能执行的工作范围。

“科幻小说即将成为现实”的观点当然具有一定吸引力。也许过去的未来主义者也受到了类似的诱惑。但智能机器不是万能的。如果输入所有症状,电脑可能比普通医生诊断得更精准,但护士和医生可以通过身体语言和非语言的暗示来判断可能并不明确的症状,他们也会让病人更安心。电脑可以选择金融投资组合,并给出投资建议,但可能不会在市场下降30%时,面对恐慌的投资者提供有保障的指导。计算机可以比较产品价格和规格,但销售人员能帮助消费者搞清楚哪些产品特性才是自己想要的,并且他们让消费者相信, 在遇到不可预见的突发事件时,供应商能做出恰当反应。

正如科技记者蒂莫西·李所写:“这不是因为电脑‘不够智能’,而是因为纯粹的智能并不是这些工作唯一的要求。人类是社会动物。我们关心与他人互动的方式,永远不会关心我们和机器之间的互动,不管它们有多么聪明。而劳动力中很大一部分,从事的都是有社会成分的工作。”

今天人类操作的重要工作,不会被机器接管,即使是人工智能。没有证据表明机器近期可能在这些领域很快取代人类。基于以上种种原因,对这场迫在眉睫的灾难的预测,似乎值得怀疑。

整理自的《创新、工资与财富:为什么技术进步、财富增加,你的工资却止步不前》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