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案例

“福音”带走了姑姑一家的幸福

发布:Aug 10, 2017 来源:凯风网 作者:梁瑞(口述) 李阳(整理)

  我叫梁瑞,我姑姑叫梁二英,内蒙古乌拉特中旗德岭山镇人,是一位善良厚道的农家妇女,人又很勤快,和亲戚邻居们关系非常融洽日子过得虽然不算富裕倒也殷实安宁。然而,几年前,在全能神的“保佑”下,姑姑的生活彻底改变了,痴迷、痛苦、自责纠结着她,姑姑就在这矛盾痛苦中渐渐衰老枯萎了。 

当初我去看望姑姑时,她的精神已不大好,只能躺在床上,自己勉强能端碗吃饭,生活已经不能自理了。住在附近的两个表姐只能来来回回地侍候着。看着姑姑无声的眼睛,干枯的面容,我无法想象这是几年前精神矍铄的姑姑。事出有因,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姑姑在邪教制造的痛苦和悔恨中一天天煎熬着,往事不堪回首…… 

2012年春天,一个春雨缠绵的日子,姑姑象往常一样和经常来串门的邻居王大姐聊着天拉家常,王大姐拿出一本小册子,告诉姑姑:“今天我给你带来宝贝了,就这一盘了,我专门给你留的……”“咱姊妹俩每天看看,实际神能保佑咱们全家呢……” 

善良的姑姑就这样跟着好姐妹渐渐走上了邪教的不归路。至此,原本平静安宁的生活躁动起来,唱灵歌、传福音、拉教徒成了姑姑每天的必修课。每当有亲戚朋友的红白喜事,姑姑都会神秘兮兮地给人塞一本书或者一张传单,惹的大家都对她有意见,碍于亲戚面子,没有当面斥责她,大家都好心规劝不让她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要信就信正儿八经的有固定场所的佛教、基督教,可无数次的劝导都无济于事,姑姑还振振有词:这么多人,光他们(指佛祖和耶稣)几个能忙(保佑)过来了。虽然她信奉的邪教关于2012“世界末日”的谣言不攻自破,但姑姑依旧执着地相信全能神,而且越陷越深了。 

2012年10月,姑姑的三女儿,我的三表姐因为腿疼去医院看。医生仔细检查后,避开三表姐告诉表姐夫:情况怕不太好,抓紧时间去大点的医院再进一步检查,不要耽搁时间。三表姐原本以为是扭了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病,表姐夫也没告诉她医生说的话,只是说服三表姐去呼市看病,这样让原本胆小的三表姐心理负担一下重了,回到家里,恐惧加上疼痛,竟然双腿打颤,不能正常走路了。姑姑知道后,坚决不让去外地看病,说全能神可以救她的女儿。于是叫了几个教徒开始唱灵歌、祷告,一群人还给三表姐讲神的种种好处…… 

因为心理安慰起了作用,三表姐的恐惧和压力得到缓解,腿虽然还有些疼但能下地走路了。这件事成了姑姑和教徒们传福音时的例子,经常讲给别人听。家里人也麻痹大意,以为大夫没诊断清楚,虚惊一场。可是好景不长,不到半年,表姐的腿疼日趋严重,家里人非常着急,要带着三表姐去呼市检查,可是姑姑和她的教友们却坚决抵触:神会保佑!不用去医院看,如果你们带她去医院就前功尽弃了!我们不会让你们带她走!”。 

劝说无果,没办法,家里人只能瞒着姑姑,偷偷带着三表姐到呼市检查,结果惊呆了所有人:骨癌晚期,肺部和脑部已经出现病变,已经不能手术治疗……了解到三姐夫本就不宽裕的家境后,好心的医生委婉的告诉表姐夫:治愈的希望非常渺茫,还是回当地医院对症治疗吧……. 

当这一晴天霹雳传到姑姑的耳边时,她放声痛哭,良久姑姑眼神黯淡的站起来,默默地走到她经常祷告的房间里,不让其他人进去,家里人要陪着姑姑怕她想不开,她只说了一句:我没事。过了好长时间,忽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家里人只能破门进去,只见姑姑泪流满面,手里拿着已经烧了一半的《话在肉身显现》喃喃地说:三丫(三表姐的小名),妈耽误了你,是妈害了你啊!…… 

姑姑把她以前认为很神圣的宝贝都烧了,没有留下一丝丝痕迹,谁也不知道姑姑一个人在房间里前前后后想了些什么,以前虔诚向往的天花乱坠的世界,在一场大病来临后化为乌有,只有女儿被病魔折磨的痛苦呻吟回荡在姑姑耳边。 

2013年5月,三表姐终究还是走了,癌症并没有因为姑姑虔诚信仰而却步,也没有因为姑姑的悔恨而手软,它带走了姑姑的三丫,也带走了姑姑的灵魂,每天在悔恨和痛楚中备受折磨的姑姑早早的衰老了,不爱说话,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 

不久,因为有人举报,王大姐和几个人因非法传播邪教书籍、光盘被派出所拘留。姑姑听了没说一句话,似乎她明白这一切都是迟早的事。 

邪不压正。姑姑终于认清了全能神的邪恶本质,然而这代价太大了,希望姑姑能忘掉那段噩梦,过上阳光的晚年生活。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