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反邪

“女基督”下凡进歌坛?背后藏着什么秘密?

发布:Sep 13, 2017 来源:中国反邪教 作者:卓尔成(编译)

提到“最成功的跨界转型”你会想到谁?是从“姚巨人”变身“姚老板”的表情包界鼻祖姚明?

还是从“跳水王子”变身综艺界模范“好爸爸”的田亮?

虽然说体育界和娱乐圈之间,有着天然的联系和共同点,但我们还是会感叹,有明星潜质和气质的人,干点啥都能圈粉,在这个圈子圈够了,没关系,换个姿势再继续圈……

不过,姚明、田亮这种成功的跨界转型,同下面这位相比,顶多算是小打小闹了……在非洲津巴布韦,有一个自称“女基督”的神秘女子,要放弃“神的光环”,“下凡”空降乐坛,实现她多年的明星梦!

据津巴布韦媒体《周日邮报》网(sundaymail.co.zw)报道,津巴布韦“圣灵教会”(Mudzimu Unoyera)的“女基督” 泰普赛?奈安耶蒂(Tepsy Nyanhete),摘下带了19年的“神之子”光环,与该教会割裂,并以性感路线进军乐坛!而且,经过一段时间的“拼搏”,泰普赛已经小有成就!

音乐演出中的“女基督”

身穿紧身牛仔裤带帽夹克,脚蹬黑色长筒靴,一边手弹安比拉琴,一边随着非洲传统音乐节奏舞动,她活力四射,充满自信,俨然一副乐坛老司机的架势,可眼尖的人会惊讶地发现,这个性感歌手竟然就是曾经许多人整日顶礼膜拜的“基督弥赛亚”!

在音乐圈内,大家都叫她“珊泰乐?奈安耶蒂(Shantele Nyanhete),不过,多年来她最为津巴布韦人所知的名字叫Jekia Mambo Tenzi或Ishe Jesu——“圣灵教会”(Mudzimu Unoyera)的领袖,来自古鲁韦区的著名“女基督”。

据《周末邮报》社区版获得的信息,这位现年25岁的“女基督” 泰普赛,目前已在传统音乐上找到新爱,成为古鲁韦马林巴琴艺术音乐团的首席琴手。该乐团由吉那齐亚?奈安耶蒂(Ginatsia Nyanhete,又名Jah Lemmy)领导。而泰普赛的大哥诺雷基,就是这个乐团的指挥。2013年,乐团发行了一部名为“Topinda Musango”的专辑,内有八首音乐。从此,她便名气大振,和Oliver Mtukudzi和Alick Macheso这样的著名音乐家一起同台演出了。

新的兴趣爱好,似乎让泰普赛的生活完全发生了转变,现在她大部分时间用来排练,或同古鲁韦马林巴琴艺术音乐团一道在津巴布韦巡回演出,几乎完全放弃了她干了19年的“女基督工作”。关于这份“工作”,那就要从1998年说起了……泰普赛那年刚6岁,而她的父母为了忽悠信徒,就声称她是“基督在世”,从此之后,泰普赛就受到了信徒们的顶礼膜拜,像个女王一样被娇生惯养,很少抛头露面。很快,她就成为了一个举足轻重的新闻人物。

“圣灵教会”有属于自己的“圣地”,这里居住着不少信徒,他们轮流为“女基督”打零工,这里运行着一种类似公有制社会体制,几乎一切资源都是共享的。

“圣灵教会”相当封闭,他们将星期四到星期六当作自己的安息日,期间不得进行包括洗澡在内的任何日常活动。平日里的穿着打扮也有严格规定,禁止教会中的妇女打扮或穿裙子,大家只能穿土黄色的短袖和裤子。除此之外,他们还使用自己的语言,甚至还有用这种语言翻译的圣经,而据称这种Titinoia Pirida语还是“女基督”所教!

“女基督”从这封闭的教会中跳了出来,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离家出走”,可算是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而她的父母,即“圣父约瑟”和“圣母玛丽亚”,就相当尴尬了,这个事可得圆回来啊!

据当地一些人说,他们无奈之下,决定扶持泰普赛的妹妹,一个与她相貌十分相像的姑娘上位,成为新的“女基督”,继续经营着这个家族教会。

泰普赛的父亲恩尼亚斯?奈安耶蒂(Enias Nyanhete),也就是所谓的“圣父约瑟”,拒绝给记者们采访这位新任“女基督”的机会,并称“原来的女基督”现在并不是乐手。他说:“Mambo Jesu(女基督)并不在那个乐团,她现在仍然担任着她的(女基督的)职责。”

在说到基督耶稣被出卖和钉死在十字架上时,他说道:“不过,今天她无法来见你们,因为(今天是)2000年前Mambo Tenzi(女基督)因一视同仁帮助别人而遭受迫害并被杀害的日子(即安息日)。现在她看得更透了,也很生气,因为相关部门没有满足她的一些要求。我也说过,她现在仍是基督,没有人能代替她!”

津巴布韦“女基督”(右)与她的母亲“圣母”玛利亚

不过,从几个接近泰普赛所在乐团的人口中,我们还可以听到不同的观点。有人说,泰普赛的时间全用在了她的音乐上,“她已经25岁了,是个成年人了。她看到像她这样岁数的女人都有了家庭,她也渴望能这样。”

也有人说:“看起来她就想做自己,过正常的生活。”从乐团推出的专辑《当我长大成人》(Ndaiti Ndikakura)中收录的泰普赛所唱歌词来看,这种看法倒是有一定的依据。

还有人说:“我敢肯定她看明白了她这种年龄的女人(要做的事),也看透了自己在教会中的那种作为,她再也不想过那样的生活了。”

也许,“女基督”自己也意识到,自己其实从来没有真正成为过“神”,这一次,是时候该认认真真做回真实的自己了。

作者:Debra Matabvu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