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新书

《致薇拉》:恋爱中的纳博科夫

发布:Sep 29, 2017 来源:现代快报 作者:夏丽柠

《致薇拉》是一部书信集,收录了由1923年起至1976年止,绝大部分纳博科夫写给妻子薇拉的长信短笺。纳博科夫于1977年在瑞士洛桑因病去世,可以说这本收录夫妻五十年来的往来通信之书,足以弥补读者对如日中天之前的纳博科夫知之甚少的缺憾。

书中首封书信写于1923年7月, 彼时两人刚刚认识两个月。而纳博科夫尚处于与斯维特兰娜·西维尔特的失恋之中。他甚至在给薇拉的信中写道:“我的福星,你知道,明天就是我与未婚妻解除婚约一周年。”可见,纳博科夫在感情上是一派天真的。尽管他为了表达遇见薇拉三生有幸,才说出此言。可是在他心里,被人毁婚也是不可逾越的“人生污点”。 纳博科夫从来就是骄傲的。1925年,他们结婚了。

在情感面前,纳博科夫始终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他坦诚、新奇、勇于表达。在信中,我们不仅读到了他对薇拉的各种甜言蜜语、撒娇纵情,还读到了他的睿智和精灵。他在信中写道:“因为铅笔很淡,你用铅笔写的一小页纸看上去就像灰蛾的翅膀,落满灰尘。”虽然这世间,会写情书的作家很多,比如朱生豪、徐志摩,还有爱尔兰的萧伯纳,可像纳博科夫这样能在日常起居生活里裹着火热情感的,还真是不多。怪不得厄普代克评价纳博科夫的信都是童趣之笔,每封都是好散文!

起初信件里,纳博科夫不厌其烦地写衣食住行。可写到1932年,描述生活的语言减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关于作品的论述和在俄裔作家圈子里的文学交流状况。显而易见,恋情如火之后,夫妻关系走向相濡以沫,精神相伴更会长久。薇拉不仅是生活的妻子,也逐渐成为了丈夫文学事业上的良伴。在1934年,儿子德米特里出生后,纳博科夫更是舐犊情深地在信里说了好多情话给儿子。纳博科夫情感之充沛与细腻,令人叹服。

不过,这对贤伉俪的婚姻生活也并非一帆风顺。1937年,纳博科夫在巴黎发生了婚外恋。他在信里曾提过一句:“昨天,给伊琳娜·瓜达尼尼(15岁)上英语课,还会上几次课,但一般来说,我在家的时间更长。”在婚外恋的六个月里,纳博科夫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仍然给妻子写信,但明显言不由衷。而通信中,夫妻间也显然发生了冲突。纳博科夫在信里写道:“争吵是不明智的。现在,我担心的是你的健康。”

看来,薇拉不愿意将自己的信件公开也是有道理的。或许,这也是对她与纳博科夫婚姻的一种保护。我相信,薇拉是明智的。这是人之常情。他们并未想向外界隐瞒而刻意打造婚姻楷模的形象。只不过,知识分子的矜持让他们选择沉默。

在薇拉的要求下, 15岁的伊琳娜与38岁的纳博科夫分手了。18年后,《洛丽塔》 在巴黎出版。纳博科夫夫妇对于这段婚外恋讳莫如深,若不是一位朋友刻意公开此事,惹得这对夫妇大为不满,也许这段情便少人知晓了。到底是伊琳娜还是薇拉成就了《洛丽塔》? 各位读者自有论断。

尽管书名是《致薇拉》,可我们读到的却是一个爱家人、爱朋友、爱文学、爱蝴蝶、爱象棋、爱自然万物、爱生活里的一切的纳博科夫。仿佛他这一生都在恋爱,他的激情与美好,不仅成就了生活,也成就了读者。所以说,他是恋爱楷模。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