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悦读

历经改编,你最喜欢哪版红楼梦?

发布:Oct 13, 2017 来源:凯风清韵 作者:花花

上周末一条关于“87版红楼梦30周年”的热搜,让观者恍然间记起了这部经典的电视剧,以及这部电视剧背后那传世的名著。

《红楼梦》的文学、美学、历史学等方面的价值已不必多说,其影响力更是深且久远,不止国内有大批的红学家研究曹雪芹的文字,就连国外也无法抵挡这一“梦境”的绝美——

英文歌剧版《红楼梦》最近开始在各地巡演,这是《红楼梦》首次以英文版歌剧形式展现在舞台。也许有人会担心,《红楼梦》毕竟是以深厚的中华文化为基础,跨越了国家、语言等因素之后还能保存其原有的意趣吗?

实际上,这并不是《红楼梦》第一次用其他形式呈现,也不是第一次尝试与其他文化友好接触。

▲美国版《红楼梦》歌剧演出现场(英国《金融时报》网站)

曹雪芹是写情的高手,《红楼梦》青年男女的恋情,不落窠臼,不同流俗,拿来与大众消费,实在是一当两便的便宜事。在中国,《红楼梦》更是翻拍无数,随着时代的变化,每个版本的剧情删减、侧重点都有所不同。

早在清朝嘉庆道光之际,《红楼梦》的商业潜质就被戏曲注意到了。当时根据《红楼梦》故事编写的剧本,仅京剧就超过了20部。

最早饰演黛玉一角的京剧演员,应该是梅兰芳的祖父梅巧玲。

同时期重要诗人樊樊山写过一首诗《葬花曲为梅郎兰芳作》:“当年黛玉悲秋曲,同治初年时一闻。桂官紫稼不可作,巧玲约略能传神。”并有注曰:“咸同之交,兰芳之祖梅巧玲尝演《黛玉悲秋》一出。”

《红楼梦》篇幅太长,舞台表演又不能像电视剧那样演个几十集,所以戏曲一般都是选几个重要情节来演。演京剧“红楼戏”剧目最多的,要数欧阳予倩了。

《晴雯撕扇》《晴雯补裘》《黛玉葬花》《黛玉焚稿》《馒头庵》《宝蟾送酒》《鸳鸯抗婚》《鸳鸯剑》《大闹宁国府》《摔玉请罪》《金桂自焚》等单折“红楼戏”,都是由他首创的,自编自演的。

▲欧阳予倩

到1920年,出现了全本京剧“红楼梦”,在上海天蟾舞台上演。这部剧是以元春归省庆元宵为主线,包括钗玉互观玉锁、花袭人微言规宝玉、家宴、元春入选凤藻宫、荣府造大观园、贾员外试才怜幼子等情节,李桂芳饰宝玉、刘玉琴饰黛玉、小宝翠饰宝钗、杨瑞亭饰贾母、赵君玉饰元春,阵容相当整齐。

▲梅兰芳演出《黛玉葬花》

梅兰芳对《红楼梦》也很有兴趣。1915年,梅兰芳研读了原著及清代有关的“红楼”剧本,编演了《黛玉葬花》,剧情自茗烟向宝玉送西厢开始,以“埋香冢黛玉泣残红”结束。

《黛玉葬花》的拍摄地是梅兰芳的朋友冯幼伟的住宅花园,这原是一个清朝贵族谟贝子的府第,房主人的身份和建筑的格局、园林的布置,都与曹雪芹笔下描写的大观园的气派差不多,时代气息较接近。

《黛玉葬花》在上海天蟾舞台首演,每场戏的戏票都被抢购一空,有的戏迷千里迢迢从外地赶到上海,以一睹“黛玉”的风采为快。

据梅兰芳后来回忆:

我演《葬花》,外面流传的只有三场,其实前面还有一场,是晴雯跟袭人白天吵嘴,宝钗与黛与劝完了。晚上黛玉到怡红院敲门,没有敲开,听见里面宝钗与宝玉的笑声,黛玉忍不住就哭了,唱几句摇板,回到自己的萧湘馆。我们在初排的时候,就把这一场的总本丢了,所以外面始终没有见到这一场。

1924年秋,民新影片公司将梅兰芳演出的五出戏,拍摄剪辑成一部两本长的戏曲短片,其中就有《黛玉葬花》。《黛玉葬花》放映的时间很短,就是梅兰芳本人也没有看到,生前曾一直引为遗憾。只是当时这是部默片,在有梅兰芳的片中却没有梅兰芳的声音,这是莫大的遗憾。但当时银幕技术只限于做到此。

建国后,戏曲剧舞台上的《红楼梦》,影响最为深远的要数越剧。上海越剧院的《红楼梦》自1955年公演,至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依然是剧团久演不衰,观众百看不厌。

▲徐玉兰、王文娟的越剧《红楼梦》

1961年夏天,周恩来总理陪同朝鲜首相到杭州访问,事先把上海越剧院《红楼梦》剧组调去,为朝鲜贵宾作专场演出。看完戏,周总理在招待金首相的酒会上把徐玉兰、王文娟召到主桌跟前,分别介绍说:“这位是扮演贾宝玉的演员,这位是扮演林黛玉的演员。她们都曾参加过抗美援朝,从第五次战役直到板门店签订停战协议,一直在朝鲜。”

▲王文娟在越剧《红楼梦》中饰演林黛玉

金首相听后很高兴,当即邀请她们到朝鲜去演出,上海越剧院抵达朝鲜后,所演《红楼梦》反响特别强烈。以至于金首相亲自下指示,把《红楼梦》移植到了朝鲜的舞台上。

1962年,香港邵氏出品的黄梅调版电影《红楼梦》,至今有“红楼电影经典”的美誉。林黛玉由古典美人乐蒂饰演,举手投足矜持自然,愁容泪眼却又依然保持美态,让人更添几分怜惜。

音乐大师王福龄的配乐受到广泛好评,他的配乐将宝黛之恋的悲情推上高峰。编剧易帆和导演袁秋枫高度概括了大观园众生相又突显了宝玉,黛玉和宝钗的三角恋,悲剧制造者王熙凤以掉包拆散了金玉良缘,宝玉成婚夜,打开迎婚花桥,发现黛玉芳踪已渺一幕,当年女性观众抵受不住悲痛有当场晕倒的。

1987年,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在中国大陆播出。这是《红楼梦》首次以电视剧的方式与观众见面。

▲陈晓旭饰演的林黛玉

1979年,导演王扶林被中央电视台派到英国学习,他发现BBC(英国广播公司)把不少英国的乃至世界的名著搬上屏幕,用电视剧形式进行演绎。

87版《红楼梦》就此开始孕育。王扶林请来红学会当年的副秘书长胡文彬等红学专家,用文化积淀为电视剧保驾护航。

受中学课本的影响,王扶林一开始觉得开头“没意思”,提出前五回不要了,从黛玉进府开始拍。结果三位编剧称,前五回是全书的缩影,正好体现了贾府从兴荣到衰败的这么一个缩影,决不能去掉!创作团队的精益求精、严谨审慎可见一斑。

▲蒋梦婕在《新红楼梦》中饰演林黛玉

2008年,新版《红楼梦》开拍,此前一年,电视台已经搞了十个月的电视选秀,后来又发生导演胡玫与投资方发生冲突,愤而辞导。最后直到将要开拍,还闹出一场“定妆照”风波。很显然,《红楼梦》再次被电视剧观众所消费,不是从播出时开始的,而是在筹拍阶段就充当了新剧的消费者。

这在80年代是不可想象的。那时,《红楼梦》剧组也是到全国各地挑选演员,据说,仅林黛玉一个角色,就有三万多人参选,真可谓盛极一时。

至于为何挑了陈晓旭,导演王扶林回忆说,还没开始选演员时,陈晓旭就已经把自己的资料寄过来了,而作为导演最欣赏的就是她会写诗,也正是这种才女气质和原著中“林黛玉”的契合,让王扶林感慨,陈晓旭这样的姑娘太难找。

《红楼梦》曾被改编成各种艺术形式呈现给国人,而今它又走出国门,将这一场“梦”呈现给了世界。它虽来自百年之前,但它所承载的中华文化之美却穿越时空、跨越国别,带着未曾褪色的魅力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也许正是这样深厚文化底蕴下诞生的经典的才具有这般恒久的美,它不会因任何限制而改变其本质,也不会因面对人群不同而露怯,它只是立在那里,自有人穿越千山万水去寻找那惊鸿一瞥的美。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