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反邪好故事之十九】求“圆满”的代价

发布:Nov 6, 2017 来源:好故事征集 作者:高原

现年59岁的蔡彩霞是宁波象山县贤庠镇墙头村的村民,丈夫是当地有名的养蜂能手,儿子、女儿大学毕业后分别在杭州、上海从事外贸工作,称得上是幸福美满的家庭。但因为蔡彩霞曾经习练“法轮功”,使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1996年初春,“法轮功”的黑手伸向这个宁静古朴的小渔村。这儿的居民世代以捕鱼为生,男人们常年在海上作业。善良的女人们听信了“法轮功”能“祛病消灾”的“神奇功效”,出于祈求保佑男人们出海平安和强身健体的期盼,纷纷加入到“练功”队伍中。

蔡彩霞也没有例外,丈夫老丁虽然已经不出海,但改行养蜂,也是长期只身在外,她在家里料理家务,听说习练“法轮功”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即使生病了也不需要打针吃药,不用去医院治疗,倍加虔诚。过不多时,便渐入迷境,日夕沉湎,继而一心求“圆满”、上“层次”。

入门容易出门难。1999年7月,中国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李洪志的歪理邪说逐渐大白于天下,“法轮功”杀人害命的邪教本质也昭然若揭。“功友”们相继逃离出这个罪恶的魔穴,避而远之。唯独她一如既往,继续做着“升天成佛”之梦。老丁看不过,苦心规谏,唤其回头,但一次次努力,一次次失望。“心无杂念”的妻子意志已决,充耳不闻,全然不顾,反而比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秉灯达旦,打坐“练功”,认为这正是印证了“师父”的“考验”:“往往你练功的时候,你爱人就特别不高兴,你一练功,就跟你打仗,甚至要与你离婚。不失者不得,你得付出”。

这期间,儿子正在杭州上大学,女儿刚考入上海外国语大学,本可以让父母引以自豪。可母亲自迷上“法轮功”后,对家庭生活、子女成长不闻不问,诸事不管,原本开朗乐观的她性情大变,心冷如冰,口坚如铁,不管儿子、女儿如何费尽苦心甚至跪求其停止练功,她始终是置若罔闻,漠然视之,甚至反其道而为之。

在她看来,修炼的人是不可怀常人之心、徇常人之情的。面对儿女的苦苦相劝,她冷冷地扔下一句话:“这地球上必须要有一个人练‘法轮功’,那就是我。”在“断绝亲情”“升天”“圆满”的迷惑下,丈夫、儿子、女儿对她来说,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兄妹俩既伤心又无奈,愤然离弃,疏而不亲。此后,儿子相处了一位女朋友,正当俩人共同憧憬美好未来的时候,女友得知“准婆婆”是一个“法轮功”深度痴迷者,断然提出了分手,这无疑给对儿子当头一棒。

丈夫老丁也彻底失望了,于2001年下半年与她办理了协议离婚。善良的老丁将村里的两间破旧老房子留给自己,儿女也由自己抚养,县城里一套装饰一新的大面积商品房归前妻。没有了管束的蔡彩霞更是肆无忌惮,在“法轮功”的泥潭里越陷越深,于2002年3月将城区的新房子变卖掉,并离家出走专注于“练功”“修炼”。

情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七年后,蔡彩霞因携带的钱物耗之罄尽,生活陷入困境,被迫回到村里。亲友看见她一脸憔悴,无家可归,纷纷围拢过来,责备中带着关爱:“你为了自己‘求圆满’,不顾家庭和孩子,这叫什么‘善’?“法轮功”全是骗人的鬼话!”“你为了自己‘练功’,跟家里人连说都不说,想走就走,这哪儿是‘真善忍’?你的‘善心’在哪儿呢?你知道有多少人为你担心在找你?”“你现在没钱吃饭,没房子住,李洪志会给你饭吃,给你房子住?只有你的家人才是真心爱你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挑明事理,循循善诱,蔡彩霞的眼泪“哗”地流了出来,情感的闸门一下子被打开:“儿女是我身上的一块肉,‘法轮功’使我们骨肉分离,今后我再也不会相信它。”蔡彩霞终于如梦初觉,幡然悔悟。

在好心村民们的关心和撮合下,儿女不计前嫌,很快回到了母亲的身边,憨厚勤劳的老丁也愿与其再续前缘,重新撑起这个曾经被“法轮功”毁掉的家。如今,这个大家庭的笑声又多了起来,生活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和欢乐。

谈及前些年这些刻骨铭心的事,蔡彩霞总是潸然泪下:“我的家应该是幸福美满的,可是因为自己痴迷‘法轮功’,害得家破夫离子女散,把我的几十万元卖房钱也榨得一干二净,是村里的好心人帮我重新建起这个家,我会永远珍惜这个家,永远都不会再相信‘法轮功’。”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