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反邪好故事之二十二】反邪教知识大讲堂让迷途“羔羊”知返

发布:Nov 6, 2017 来源:好故事征集 作者:晓露

“稀里糊涂信了教,不明不白被管教”,这是大部分“羔羊”们的写照。“全能神”口中的“羔羊”代指信徒,一旦入教,便要求他们对神顺服至死,如羊般任人宰割。最近,杭州市富阳区举办了一期反邪教知识大讲堂,十几名本地“全能神”人员进入大讲堂学习后,幡然醒悟,现如今他们个个将“全能神”头目赵维山、“女基督”杨向彬恨得牙痒痒。作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亲历了大讲堂学习过程,下面,我就说说发生在其中的几个小故事。

六旬老太错把赵维山说成赵本山

被抓后怕神降罪而惶惶不可终日

50出头的李月莲(化名)一头短发、身穿条纹短袖,站在台上显得很精神。读书不多的她用拗口的普通话说了几句,一激动就蹦出了新登方言,“如果赵本山在我身边,我真是有两巴掌可以打的。”

讲完便改口“不对不对,是赵维山,不好意思,我说错了。”在大家的哄笑声中,她也跟着笑,转而变成了哽咽声,“这赵维山真是害苦了我啊。”

去年上半年,李月莲在城区做钟点工,在路上偶遇一女子,女子热情地与她攀谈,后又问她是否相信老天爷。李月莲不假思索地说了句“农民靠天吃饭总相信的”。对方见“鱼儿上钩”便步步设计,将其引入深渊。

过了段时间,这女子就提出要李月莲离家出走,为神尽本分。“我是第二次婚姻了,再出走到时候只有死路一条,我怎么都不肯。”谈起这事李月莲忍不住落泪,不去就要被下到硫磺火湖里永远受刑罚,“含在口中的饭都咽不下去,嘴里都是咸咸的泪水”。

即使在听大讲堂前,李月莲依然不敢将“全能神”的有关书籍上交,紧紧背着“背叛神下地狱”的精神枷锁。经过学习,她才知道“原来赵维山、杨向彬根本不是什么神,也和我一样是普通人”,她才敢说出内心的恐惧,“前几天晚上都不敢合眼睡觉,出门也不敢骑电瓶车,就怕神让我突然被车撞死或是生癌症死掉。”放下了心里的包袱后,她在众人见证下交出了3本邪教书籍、12本宣传册子与2张SD卡。

“老公,对不起,我错了”

一句话让沉默寡言的老公眼眶湿润了

午休时分,教室楼下的林荫道上,常常有一对50岁左右的夫妻手拉着手在散步。皮肤黝黑、个头1米65的丈夫很少开口,时不时会点点头,作为聆听者陪伴着妻子。

妻子叫郭晴(化名),2012年被人以“可在家中信耶稣”为由骗入“全能神”教,期间多次为组织秘密送东西。丈夫老田(化名)是个老实人,平时帮人搬搬水泥、黄沙等赚钱过日子。

自从妻子信“全能神”后,她很少关心孩子与家庭,还整天神秘兮兮,不像以前那样爱说爱笑了。老方将这些细微的变化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村里通知郭晴参加反邪教知识大讲堂,老田二话不说,立即放下手里的活,一堂不落地陪妻子听了10天的课。“我是真心爱我老婆,希望她能尽快脱离邪教,为了这个我钱也可以不赚,只要一家人踏踏实实过日子。”老田恳切地说。

对于常年在外从事体力劳动的老田来说,听课确实是考验“坐功”与毅力的。每天清晨带着妻子来到教室,端坐在前排,课间不说话、不走动、更不打哈欠,安静陪妻子听课。

在结班仪式上,轮到郭晴上台发言,老田依旧坐在前排,双手放在桌面,眼睛一直注视着妻子。皇天不负有心人,老田的努力没有白费。当妻子带着歉意说出“对不起,老公,我错了,我要与‘全能神’决裂”时,不善表达的老田眼眶湿了。

从宁愿坐牢也不写学习体会到感谢政府的拯救

她是如何会有这180°的大转弯

“写什么写?我是宁愿坐牢也不会写学习体会的。”学员梅花(化名)对陪读的女儿嚷嚷道。

“我这次来就是想听听他们是怎么说‘全能神’的。”梅花就是带着这种抵触心理来听课的,所以不论是专家讲课还是播放相关视频,她总是一副无精打采、漫不经心的样子。

以至于授课老师们对她的印象就是每天板着个脸,不与人沟通,像是个冷漠的旁观者。经验丰富的马老师知道,若不能在她心里敲开一条门缝,“全能神”以外的世界只能被她关在心门外。

顶着个腰伤,利用午休时间,马老师以私下交流的方式与梅花拉拉家常,了解她心里的真实想法,顺便让她放下敌对情绪。这一谈就是2个多小时,虽然梅花没有松口,但她还是说出了心里的结。

“我没做坏事,也没犯法,为什么要抓我?神要我们做实实在在的人,做诚实的人,怎么会是邪教?”马老师说这几乎是每位“全能神”涉案人员打不开的结。

针对这些疑问,反邪教知识大讲堂上播放了《山东招远案》《国外邪教透视》等视频,也召开了法律知识、“全能神”发展演变与危害等方面的讲座。

看了,也听了,梅花始终将信将疑。在最后一堂课上,马老师使出了“绝招”,此时梅花内心坚固的堡垒被完全击溃,片甲不留。大屏幕上出现了赵维山、杨向彬及他们儿子赵明的照片,“这小孩眼睛像赵维山的”“鼻子像杨向彬的”“脸形都有点像的”,听到其他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梅花也坚信这确实是他们的儿子。

“‘女基督’怎么能与凡人结合,这么得不圣洁。现在想想我真是个大傻瓜,女儿也不管,店也不开了,去当教会带领,还把自己辛辛苦苦积攒的钱奉献出去,他们倒是去美国过好日子了。”梅花激动地说,我要感谢老师们的帮助,感谢政府的拯救,没有你们,我和我女儿不知道还要受多少苦。

那天中午,梅花到食堂一口气吃了两碗饭,“这些天我思想负担很重,饭都不太吃得下,从今天开始总算可以好好吃饭了。”

自此,梅花与“全能神”做了彻底的“了断”。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