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新书

真读书人自有性情:书香、美境、美情融为一体

发布:Nov 7, 2017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路来森

王稼句《夜航船上》,选文三十篇,属“旧文新选”,用作者在后记中自己的话说,就是“拾掇旧作,编一小集”,只是,其中部分文字,小有改动,或者修饰、润色。这似乎也是一种文人的习惯,“自己写的文字,过后看看总有不满意的地方,一旦有重刊的机会,就会有改动之心”。

无可厚非。改动,大多是因悔其少,老成之后,对自己文字进行一番改动,文章当会更具火候。

从整体上看,全书以书话、书评文字为主,就其选文方向看,似乎有意避开大众,而专注于小众话题。例如,谈蟋蟀、鸽哨、叶子、木雕的文章,谈画谱、书信、年谱、戏剧的文章,谈在当时还不是处在热门状态的作家:周作人、周越然、周黎庵等,当然,还不例外地谈到了与书相关的方方面面:书坊书肆、淘书买书、书之版本、毛边书等等。

王稼句先生,不仅是作家,也是文化学者,故尔他的文章就凸显出很强的文化性,资料丰富翔实,叙述沉稳有力。尽管,书中一些文章只是对某一本书的评价,但王先生在评价该书时,总是先对书中涉及的对象,作一番文化史的考查,让读者对书中所述对象,有一个相对系统的整体认识。

《蟋蟀谱》一文,是对王世襄先生纂辑的《蟋蟀谱集成》一书的评价文章,但在评论该书之前,作者却先对蟋蟀作了一番历史性的文化阐述:蟋蟀的品种,斗蟋蟀的产生及发展、斗蟋蟀所用的器具种种,历史上与斗蟋蟀相关的名人,以及由此而生成的文化现象、社会影响等。如此这般的阐述,就让人明白:蟋蟀,虽一微物也,但其文化价值却是非同小可的。很自然,也就引发读者对后面所评价之书的重视;同时,亦使自己的评价文章,彰显出一份厚度,一种深度。

读书,对于读书人来说,自是一件快事。其快乐,就在于:于阅读中探索,于阅读中体味和感悟,从而生发一份阅读的愉悦。然而,如何表达这份愉悦,却是很能见得阅读者的性情的。王稼句先生,在表达这份愉悦时,可谓“入情入境”,在特定的情境下,让自己“情境交融”,陶乐其中。例如,在读完《宋刻梅花喜神谱》后,他在文章中,随笔记道:“读罢,随笔记之,天色近晚,夕阳淡淡,西风吹枯树,有马东篱小曲景象。”而在读毕《江南民间木雕艺术图集》一书后,他又写道:“灯下读毕,也稍得知识,于心快然。此时街灯寂寂,行人稀少,唯听到寒风掠过树枝的声音。”

此情此境,跃然纸上;书香、美境、美情,融为一体。这是怎样的一份阅读的潇洒豪迈?又是怎样的一份阅读的悠游自在?你会觉得,这样的阅读,才是真正的阅读;这样的读书人,才是真正的读书人。

王稼句先生爱书之至,他因此,经常徜徉流连于苏州,乃至全国的书店之中;他希望买到好书,但他似乎更享受这个书店徜徉的过程。他也像一些读书人一样,对某种形式的书有所偏爱,但他却不痴、不泥、不溺,更多的情况下,他是随情随性,顺其自然。他喜欢毛边书,但他也说:“我之与毛边书,只是喜欢,并没有嗜痂之癖,我相信书与人是有缘分的,因此从来不曾去悉心搜罗。”看,何其达观?何其率性?

因此,我读《夜航船上》,读先生的知识、学问,读他的文化高度、思想观点,但却更读他的文人性情;我觉得,具备真性情的读书人,才是有高度的读书人。先生是也。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