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新书

郝景芳新作《人之彼岸》 跨界科普写人工智能

发布:Nov 28, 2017 来源:新华网 作者:文/李开复

科幻作家、雨果奖得主郝景芳最新作品《人之彼岸》11月正式上市。该书由中信出版集团策划发行。郝景芳在2016年获得雨果奖,是继刘慈欣后,第二位获得雨果奖的亚洲作家。

郝景芳生于1984年,2002年进入清华大学物理系学习,2013年获得清华经济学博士学位。2016年8月,在第74届世界科幻大会上,凭借短篇小说《北京折叠》斩获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曾出版长篇小说《流浪苍穹》《生于一九八四》,短篇小说集《去远方》《孤独深处》,文化散文集《时光里的欧洲》。创立儿童通识教育项目“童行计划”。

她被称为“最温情的女性科幻作家”,此次首度从文学跨界到科普,用人工智能的故事述说人类的独特之处。《人之彼岸》不仅包括最新创作的六篇中短篇小说,还包括两篇解读人工智能的文章。故事围绕人与人工智能的纠葛展开,其设定的场景既包括离我们很近的人工智能产品,也包括预设的地球被万神殿操控的宏大场面。

六个科幻故事按照由近及远的时间顺序展开,使原本颇难理解的“人工智能”迅速变得生动有趣起来。

创业者任毅把自己分成多个相同的“自己”,便可以同时兼顾多场活动和约会;有一天钱睿回到家里,发现他刚刚在医院服侍的形如枯槁的母亲,竟然健朗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名为陈达的智能管家,“目睹”了主人林达被谋杀……

智能产品正在变得更加智能,如果把时间线拉得很长很长,一直长到未来人出生后植入的人工芯片仿佛出生证明一样成为标配,你就再也无法分辨谁是人,谁是AI化的人了。那么这一天来临时,人类会觉得当人更好,还是当AI化的人更好?

郝景芳构思的六个科幻故事,它们的主角无疑都是人与AI。人与AI隔岸而望,作为理性的AI,是否一定能把人类非理性的一套心理表征学个差不多?在物理环境变成了智能产品的天下之后,人又该如何自处?六篇科幻故事之后,郝景芳用两篇非科幻思考回答了我们关于AI的所有困惑。

人工智能会不会毁灭人类,以及人工智能会取代多少人的就业,实际上是有关人工智能讨论的最热话题。郝景芳认为,人工智能会变得非常强大,但并不意味着它们会毁灭人类。它们的威胁性其实和原子弹一样:能毁灭所有人,但按钮掌握在人类手里。

未来20年,现有工作的一半左右都会被人工智能取代,那么,人工智能时代该如何学习才能不被淘汰?在全书的最后一篇,郝景芳做了详细探讨。

《人之彼岸》还得到了李开复、刘慈欣、沈南鹏、沈晓卫、苏中、刘宇昆等人的大力推荐,这些来自文学界、投资界、科技界的大咖都在阅读此书。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特别作了推荐序,其中讲到:“探索科技进步对人类未来的影响,除了科学家,科幻作家永远是最前卫的思考者。”

《三体》作者刘慈欣这样评价道:“郝景芳一直在寻求突破自己。这本小说集包含了她很多思想性的追问,构造出的世界也有着对人类的关怀。”

何为人之彼岸,即人与人工智能彼此映照。人类站在时代长河边眺望,彼岸那熟悉的身影到底是机器,是AI,亦或是人类自身。正如《人之彼岸》书籍封面上的一句话:“人在此岸,AI在彼岸,对彼岸的遥望让我们观照此岸。”

李开复:科幻作家永远是最前卫的思考者

探索科技进步对人类未来的影响,除了科学家,科幻作家永远是最前卫的思考者。

本书作者郝景芳在更早期的作品《北京折叠》中,就提出了人工智能来临对人类的挑战。这部写于2013年的小说,在2016年获得雨果奖。雨果奖是科幻界的最高荣誉之一,此前的获奖作品还有中国作家刘慈欣的《三体》,以及英国作者J.K.罗琳的魔幻小说《哈利·波特》。郝景芳也是继刘慈欣后,第二位获得雨果奖的亚洲作家。在一些机缘之下我结识了景芳,她基于科学基础的科幻文学风采,是我非常欣赏的。

为了写这篇序文,我重新阅读了《北京折叠》,并再次惊叹于作者的想象力。她用缜密的逻辑,构建了一个不同空间、不同阶层的北京,在自动化、技术进步的时代,人类如何与“无物之阵”的机器共存。

这种瑰丽的想象力,在景芳这本新书《人之彼岸》中同样有漂亮的呈现。《人之彼岸》由两部分组成,前半部分是六篇中短篇科幻故事,从不同的视角描绘人工智能世界的未来图景。这些故事的可读性很强,让人一旦开始阅读就会被牢牢抓住,恨不得一次看完整本书。后半部分是非科幻思考,是两篇关于人工智能的科普文章,分别探讨了人工智能目前的能力和缺陷,以及在人工智能时代,人类应该如何学习。

景芳在书中塑造了很多个超级智慧体,它们拥有跨领域的能力,懂得使用策略解决问题,拥有欲望、感情、好胜心,以及人类的“意识”。 它们不仅是可以胜任人类所有工作的智能助手,更是凌驾于人类之上的宇宙神明。

比如无处不在、全知全能的“宙斯”,它会为了人类基因库的安全,自动清除基因有缺陷的人。由人创造出来的超级人工智能“DA”,为了阻止科学家上传新脑威胁自身,选择了杀戮,然后栽赃给科学家的儿子。由DA、第七代沃森、第八代Siri、第九代Bing、第四代小度等智能体组成的万神殿,则是更高一级的存在,它们互相交流、发起斗争、碰撞,主动联手发起声明,要求人类公司和政府签署数据共享和保持电力稳定的协议,丝毫不考虑人类权益。

读完本书,相信很多读者都会产生毛骨悚然、未来灰暗的感觉。但故事之所以具备吸引力,正在于对极端情况和未来情境的构建。景芳不是一位末日预言家,她写作本书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恐吓大众。据我了解,她本人对人工智能的预期保持积极的理解和期盼,在本书“非科幻思考”的两篇文章中,她对这一点已经有充分的解读,并负责任地把她对人工智能非科幻的解读平衡地呈现给读者。这两篇科普性质的文章对人工智能的描述非常易懂,建议每位读者读完六篇科幻故事之后都仔细读一遍。

对人工智能的末日想象,可以源源不断地激发科幻小说家们的创作灵感,但我强烈呼吁,学者和公众大可不必为此过度担忧,我反对任何人工智能终将毁灭人类的说法,一些“超级智能”“奇点”“人机结合”的言论令人惴惴不安,又透过科幻故事中那些大家所熟悉的桥段和场景而深入人心。不过,基于我在人工智能领域37年的经验,我可以很有信心地说,这类耸人听闻的预言并没有切实的工程基础。科“幻”小说主要是幻想,而不是“科”学。

我认为,在未来数十年,人工智能还不能独立进行“类人”的常识性推理、跨领域的理解、充满创造性和策划性的工作,它们也不会拥有自我意识、不会有情感及人类的欲望。那种“全知全能人工智能”尚不存在,现在已知的开发技术也无法开发出此类机器人。这种技术在未来数十年都不会出现,也许永远都不会出现。

与其担心人类遥远的未来,不如关心眼前更迫切的问题。人工智能确实将在10—20年给人类社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不久的未来,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将取代全球范围内的普通职业和机械职业。我预测,从事翻译、保安、销售、客服、交易、会计、司机、家政等工作的人,未来10年将有约90%的工作内容被人工智能全部或部分取代。如果对全人类的工作进行一个粗略的估计,我的预测是,约50%的人类工作会受到人工智能的影响。与其担心末日来临,我认为我们有更急迫的任务:重新培训职业技能,重塑传统职业伦理,鼓励和培养创造性的工作能力,大量培训关爱型职业工作者和志愿者。

请相信我,人工智能不会取代人类。

人工智能时代,人类应该怎么学习才能不被机器淘汰?景芳在书中提出了自己的思考:人工智能与人类最大的差距,就在于不懂情感,缺乏对世界的常识和创造力。因此,她心中的理想教育,是要懂爱、懂世界、懂创造。

不久前,在主持人杨澜的新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发布会上,杨澜、景芳和我有一个对谈。谈到孩子的教育时,景芳的一番话让我深有同感。她说,每一个孩子都天生有好奇心,有创造力,有各种奇思妙想,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爱。

是啊,正是特质这些让人类区别于冷冰冰的机器。人工智能再强大,也永远不可能拥有关爱与创造的能力。“阿尔法狗”虽然能击败世界棋手冠军,但是它体验不到下围棋的乐趣,胜利不会为它带来愉悦感,也不会让它激动到产生想要拥抱一位它爱的人的渴望。因此,未来我们应该推动人工智能向它所擅长的领域发展,同时做一些我们擅长的工作:创新、创造、社交沟通或者娱乐。

景芳是一个文武双全的才女。她既是一位优秀的科幻作家,同时也是社会政策研究者。清华大学博士毕业后,她就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从事贫困地区儿童发展项目和政策研究。她还是一个3岁女孩的妈妈。工作带给她的前瞻性预测,和对女儿未来成长的忧患,最终促使她采取行动。今年,在新书创作之余,景芳跟我谈起她发起了一个创业项目——童行计划,找到有共同志愿的人,创造出面向未来的优质教育内容,再把这样的教育内容分享给更多的孩子,教孩子学会爱,具备情感沟通、综合看世界的能力,也用科学的视角理解这个世界的种种存在,以培养真实的个性和发自内心的创造力。

衷心祝愿景芳的新事业顺利,也祝愿每一个孩子,都能在成长中永远保持并不断激发好奇心、创造力、批判性思维和独特个性,在人工智能的时代获得基于人性的成长环境,活出自我的价值。

文/李开复(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院长)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