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新书

《soul客文艺:聚响》:有趣的灵魂终将会相遇

发布:Jan 2, 2018 来源:凤凰文化 作者:佚名

《soul客文艺:聚响》

《soul客文艺:聚响》是“骚客文艺”MOOK系列的第一本书,内容集结了余华、蒋方舟、王小山、阿乙、洪峰、张发财、任晓雯、等国内知名作家,由“骚客文艺”出品人易小荷、主编董啸编辑整理,首次在阅文集团·华文天下集结出版。

在碎片化阅读风靡的时代,有这么一群人还在用心书写,他们的文字呈现出来的,不止是文学,还会触及到我们的灵魂,引起我们的共鸣或深度思考。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他们需要一个平台为这个时代发声,“骚客文艺”就这样诞生了。正如“骚客文艺”的主编易小荷在新书《soul客文艺:聚响》序言里所说:“ “骚客文艺”既是平台,又是舞台,将优秀的作者和作品放在聚光灯下,让更多人可以看到。有趣的灵魂从来不孤独,他们终将在“骚客文艺”相遇。此地没有东拼西凑的烂俗网文,没有翻炒冷饭的洗稿抄袭,它是一个品格和品位俱佳的原创平台,精心书写与安静阅读的所在。在互联网阅读的浮躁时代,重拾中国文字的审美。”这也是余华首次在新媒体平台发表原创作品,这标志着中国最优秀的小说家拥抱了互联网。正是这些人用他们的文字,带我们看到了世界的残酷与惊喜,表达着他们的态度。

此次出版的MOOK系列的第一本书《soul客文艺:聚响》精心优选了余华《爸爸出差时》、蒋方舟《我的相亲史》、王小山《关于世界尽头的那八十件小事》、阿乙《五百万汉字》、洪峰《生死问题,立此存照》、等三十几篇作品,文章不以互联网上的“十万加”作为唯一的甄选标准,更注重的是文字带给你的灵魂颤栗与深度思考,全书分为四个板块:呓语、影像、回望、浮生。

“呓语”是作者对电影、图书、作家等的评论。“呓语”是作者自己和自己的对话,不带队、不强求,认同也好、否决也罢,让读者自己去体会。

“影像”是作者们对自己经历的回忆,大多是事实发生的,用文字将回忆定格,是作家给这些回忆最好的存放。

“回望”是喜欢历史作品的读者最喜欢的板块,在这里,可以遇到仓央嘉措,李叔,苏格拉底……

“浮生”是小说的板块,灵感也是来自于任晓雯的“浮生”系列。浮生这个词很妙也很形象。每个人都像在水上的浮萍,对外在的环境无力掌控什么,风来,随风;雨来,跟雨。却又浮在水面上热闹着,看起来一阵阵生机勃勃。

王小山的幽默,蒋方舟的乐观,任晓雯的淡然……每个作家的性格跃然纸上,他们是一群有趣的灵魂,在这里等着与你发生碰撞,产生共鸣。在这本书中,你看到的,不止是作家的笔触,更是你自己内心的独白,也许你的人生充满绝望面临困境,也许你正处在人生巅峰顺风顺水,也许你在迷茫,在不知所措。《soul客文艺:聚响》相遇有趣的灵魂,像发一次烧,感受一次情爱一样。

【内容简介】

触及灵魂的文字需要一个集散地,此地没有东拼西凑的烂俗网文,没有翻炒冷饭的洗稿抄袭,它是一个品格和品位俱佳的原创平台,精心书写与安静阅读的所在。“骚客文艺”试图去做这样的努力——在互联网阅读的浮躁时代,重拾中国文字的审美。

这次,“骚客文艺”把美好的文字集结在纸上,不组队,也不跳广场舞。就让它们保持各自原本的样子,或坐或立,这样就好。

想想看,浩瀚的书海之中,有那样一篇文章,使你脊背颤栗。仿佛漫长的不知所谓死水不兴的人生定式之中,有那么一瞬间,瞥见了鸟儿艳丽的尾羽。

所以,何妨拿出这么几十分钟,读一本书,像发一次烧,感受一次情爱一样。

【作者介绍】

易小荷

前体育记者,前《南都周刊》主笔、编委,专栏作家、诗人。前“七个作家”主编,现“骚客文艺”出品人。

董啸

吉林长春人。诗人,专栏作家,《审视诗刊》主编。

余华

1960年4月出生,1983年开始写作,主要作品有《兄弟》《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在细雨中呼喊》《第七天》等。作品被翻译成四十多种语言在全世界出版。曾获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1998年),法国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2004年),法国国际信使外国小说奖(2008年),意大利朱塞佩·阿切尔比国际文学奖(2014年)等。

蒋方舟

1989年出生于湖北,现居北京,青年作家

王小山

专栏作家,主持人,扑克爱好者。金马奖获奖影片演员。2016年“十大最具影响力纪录片”《探秘新丝路》主持人,2017年“创投名人慈善扑克赛”个人亚军、团队冠军获得者,2017年“北京杯”系列赛第六名。

李海鹏

作家、新闻记者和专栏作者。曾为《南方周末》高级记者、《第一财经周刊》专栏作家、《GQ》专题总监,《人物》杂志主编。现任《时尚先生》全线产品出品人和杂志总编辑。

……

【内文试读】

[内文试读]

发一次烧

爱一本书

很早以前纽约客文风的创始人E.B.怀特写过一篇文章,医生问特雷克斯勒先生有没有过异想天开的念头,在结尾处,他脑海里面虚构出了一棵树,长在街角。

“在他和路灯之间,冒出一棵小树,生长在那里,浸透了黄昏景象,每一片镀上金边的叶子都美轮美奂。美景当前。”

从来没有评论家分析过这棵树的寓意,若干年以后它变成了待解之谜,“骚客文艺”有个疯狂的读者群,每天日活上万条信息,聊生活聊书聊电影聊人生,但是有一天,一个读友提出了一个让人沉默了很久的问题:读书有什么用?

这个问题如此准确而粗暴,像一枚激光制导炸弹直击人心,而且我有理由相信,它和“我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一样,本质上是无解的。

可是,特雷克斯勒先生也无解啊,他其实并不知道如何回答医生的问题,直到他走过街道,踱过公园,直到他的脊椎里自然有所触动,第一次感到如此轻微的震颤,他就知道,他想要一棵简简单单的树,长在那里。

我们可以拿特雷克斯勒先生的感受来形容初读余华洪峰,遭遇先锋文学时候的那种颤栗吗?就像很多年以来都有人在问我们,你想要做什么,我们不回答,是因为我们自己也未必清楚。直到绕过街角,路过太阳的余晖,看到那个街角,和街角处的空隙。

应该有棵树。

2017年6月8日,“骚客文艺”正式上线。开篇文章来自洪峰,这是一个来自文学史上的温暖名字。作为首届恢复高考的当事人,他回忆起艰难时世之后的人生转机——《1977年:高考,大雪和爱情》。

2017年6月17日,“骚客文艺”的推文为《我的三个现实与梦想》,作者余华。这篇稿件意味着一个标志性的历史时刻:余华首次在新媒体平台发表原创作品,中国最优秀的小说家拥抱了互联网。

接下来,阿乙、阿丁、任晓雯、苗欣宇、孙一圣、周云蓬、钟立风、杨树鹏、张发财、王元涛等更多的优秀作家陆续并入“骚客文艺”的队列中,他们中既有持续创作的文坛中坚,也有才气逼人的新锐力量。这些有趣的作家同时呈现出文学、艺术的宽度和广度,每日更新的推文题材与风格各异,又具备了奇妙的协调和共性。

“骚客文艺”既是平台,又是舞台,将优秀的作者和作品放在聚光灯下,让更多人可以看到。

有趣的灵魂从来不孤独,他们终将在“骚客文艺”相遇。这是个信息流动呈几何级爆炸增长的时代,人们每天要接收和处理海量内容。泥沙俱下之余,审美难免流于粗鄙——人手一个或多个移动终端,碎片阅读只能抄的是感官的底,人们被调动的也是最基础的情绪。移动端泛滥着廉价的愤怒,欢喜和感动,“10万+”成为唯一的成功。

然而,文字终究还是要触及灵魂的。

触及灵魂的文字需要一个集散地,此地没有东拼西凑的烂俗网文,没有翻炒冷饭的洗稿抄袭,它是一个品格和品位俱佳的原创平台,精心书写与安静阅读的所在。“骚客文艺”试图去做这样的努力——在互联网阅读的浮躁时代,重拾中国文字的审美。

一个朋友有天送了我一个比喻,她说读书能读出颅内高潮,理想的读书境界跟性经历一样,写作者是灌输者,读者是回应者——也正如同使人愉悦的情爱经历。

塞林格在《破碎故事之心》当中有一段数据,写说一个在纽约住了几年的印刷小工,也许遇到过75120个女人,却只会对一个一见钟情。

这次,“骚客文艺”把美好的文字集结在纸上,不组队,也不跳广场舞。就让它们保持各自原本的样子,或坐或立,这样就好。

想想看,浩瀚的书海之中,有那样一篇文章,使你脊背颤栗。仿佛漫长的不知所谓死水不兴的人生定式之中,有那么一瞬间,瞥见了鸟儿艳丽的尾羽。

所以,何妨拿出这么几十分钟,读一本书,像发一次烧,感受一次情爱一样。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