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反邪

【原创】“法轮功”是如何制造社会对立面的?

发布:Jan 3, 2018 来源:钱江潮 作者:郑天澜

“法轮功”痴迷人员的日常表现各色各样,但共性也是很明显的,他们盲目、偏执、多疑、狂热,与普通人有着强烈的疏离感。他们对自身的定位,就是与世界格格不入,甚至敌对。

不可否认,所有的痴迷人员都曾经是普通人,为什么他们最后会走向社会对立面?其实这一切都不是他们主动选择的,而是“法轮功”刻意营造出来的。简单地说,就是李洪志通过他那一套邪说,人为制造出种种对立,促成痴迷人员与社会决裂。

——与法治观念的对立

法治社会,法律是底线。但“法轮功”为了让痴迷人员拥有虚幻的“荣耀”,居心叵测地抛出“法律无用”论。李洪志夸夸其谈称“法律管常人中的事情,这是没有问题的。一个练功人就是超常的了……不能用常人中的理来衡量了。”“人类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机械地限制人,封闭人,……人都像动物一样被管著,没有出路了,谁也就想不出办法了。”字字句句,都流露出“法轮大法”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霸气”。听信这些狂言的,自然将法治观念抛在脑后,认为自己才是世界的主宰,可以为所欲为。

——与道德人伦的对立

道德人伦是人们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与规范,是文明的基础。为了断绝痴迷人员的后路,“法轮功”蓄意将之割裂。李洪志毒化夫妻关系,将之形容的十分“肮脏”,说“在高层次上看,说常人在社会中简直就是和泥,不嫌脏,在地上和泥玩呢。”这使得很多痴迷人员因为羞耻之心,使夫妻关系名存实亡。他还离间骨肉情感,说“谁是你的儿女,谁是你的亲人,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引发了很多遗弃子女或老人的惨剧,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那位“躲妈妈”的竹博士。当痴迷人员失去所有亲人和朋友,他们与社会的关系就从孤立恶化到对立。

——与科学常识的对立

科学是邪教的天敌,常识则帮助人们对事物做出理性分析。为了抹杀痴迷人员基本的判断力,“法轮功”不遗余力地抹黑科学,称“人类现在的科学实质上是站在一个错误的基点上发展起来的,对宇宙、对人类、对生命的认识都是错的”,使痴迷人员排斥科学。李洪志还扭曲常识,比如病是“业力”所致,不能打针吃药也不能就医,不然就会把“业力”压回身体里。又如他捏造学员被车子撞了安然无恙、头被铁管子砸中包也不起一个等“神迹”,让其对“法身保护”这回事信以为真。所有这些,都让痴迷人员在迷信道路上越走越远,眼里只剩下李洪志这位“师父”。

——与社会评价的对立

“法轮功”是邪教,传播邪教,司法机关就一定会介入调查,社会舆论会做出引导,专家学者会出来发声。但李洪志却将所有反对“法轮功”的人和事物称作“旧势力”,将依法打击“法轮功”的行为称作“迫害”,甚至不惜耗费 “器官活摘”这样的惊天大谣言。结果,很多痴迷人员因此将全社会视作“邪魔”“恶灵”,是阻碍他们“圆满”的绊脚石。

大致上,“法轮功”就是这样一步步把痴迷人员推向社会对立面的。值得特别注意的是,少数人还从对立升级到对抗,多次发生杀人、自焚等恶性事件,付出了血的代价。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