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揭秘

揭秘 为什么满汉联姻没有让大清更强大?

发布:Jan 12, 2018 来源:中国国家历史 作者:佚名

大清立国后,多次强调成功依赖于“国语骑射”,乾隆更是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此重要性;满蒙联姻是大清统治塞北的重要基石,甚至演化出“南不封王、北不断亲”这样的俗语。在清朝的官方历史书写与观念塑造中,自然会延续这一钦定的说法。

前代的书写基本缔造了后世的认知,对于“满蒙联姻”在今天更是演化出了满洲本位、内亚性这些概念。历史就是这样,住房子的孙子往往会忽略掉打地基时候的邻居大伯,只因为邻居大伯分到的又被拿走而已。

事实上,《清太宗实录》评价大凌河作战:“大凌河克成厥功者,皆因上创造红衣大将军炮故也,自此凡遇行军,必携红衣大将军炮云。”而规模引入红衣大炮的正是率众来归的降臣。

这些汉人藩王也长期与皇家保持了通婚,满汉联姻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存在着。只是历史书写的选择性让后人遗忘了这一切。

清太宗实录

想象的满汉界限

一般而言,努尔哈赤的政权建设有三大源头,蒙古、朝鲜、明朝,其中朝鲜制度学习自明朝,努尔哈赤长年活跃于辽东地区,并两次到达京师,漠南蒙古受明朝的影响也很大,幼子继承制已经变为长子继承制。从根源上来看,努尔哈赤更多的还是学习自明朝(更具体是辽东)的制度。

而在另一方面,明朝对建州的态度也很值得玩味。在战争爆发后,明朝也是参照剿灭土司的经验来指导战争;甚至到了崇祯末期,朱由检都在说“边烽(女真)与俺答不同,开市许插(察哈尔)不许东(女真)”。可以说,在明朝皇帝的眼中,建州与蒙古有根本不同,建州就是一土司。

对于一个处于边疆地带,在夹缝中求生存的首领,在很长时间并没有那么大的野望。与大明言和开启朝贡、互市贸易,在兄弟之称与龙虎将军之间,获得王封(其实和朝鲜的兄弟之称,就是默认议和可以接受朝贡);尽可能的吸收更多的人加入,是更为实际的选择。

大清皇帝对蒙古王公不吝啬怀柔之赏,其实对汉族军将也不吝啬爵禄之封。李永芳只是抚顺游击,在投降后可以娶到努尔哈赤的孙女(阿巴泰的女儿);佟养性可以娶到宗室女子,号“施吾理额驸”。而佟图赖女儿(孝康章皇后)、孙女(孝懿仁皇后、悫惠皇贵妃),都嫁入了皇家。

作为实际的策略,蒙汉的区别更多来自于实力(这一时期蒙古人在政权中地位更高),而非观念。塑造观念的人本身并不那么强烈地被观念控制。满汉的畛域更没有后世所说的那么大,况且满洲是皇太极登基十年后发明的。

龙虎将军努尔哈赤就像《尘埃落定》里面的获得中央政权封号的麦其土司

行进的满汉(藩)联姻

随着降服蒙古人的增多,成立了蒙古二旗、八旗;随着汉人的增多,成立了汉军二旗、四旗、八旗。

对应的是,臣服盛京的蒙古部落与率众来归的汉人将军。1633年,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带军队降清,带来了新式火炮、火枪、水师,让清军的装备迅速提高,步骑炮协调作战更加普遍。攻破旅顺坚城,打破明的岛链封锁就是明证。之后三顺王在破皮岛,入关劫掠也立下赫赫战功。这也是能被封王的实力,从头到尾他们都统帅有自己的部队,有自己的区域。东京(辽阳)、鞍山、盖州、海州,就是他们的封地,义务即作战从征(与蒙古王工一样)。而且三王朝班甚至位列首班,不比满洲亲王低,和蒙古王公一样。这时候清朝的体制是“八旗+王公制度(汉族王公、蒙古王公)”。

1644年天下大变,吴三桂降清,因功劳巨大,被封为平西王。之后随阿济格在陕西,荆襄作战。在击破李自成主力与灭了南明后,各位藩王都回到了辽东的封地,爵位也在郡王、亲王之间摆动。吴三桂的封地在锦州、宁远一代,大致获得了山海关到大凌河之间一半的土地。

如果历史到此为止。四王就和蒙古王公一样,和大清皇家联姻。而且他们比蒙古王公更亲,帐下的部队编制是都统,佐领,封地在龙兴之地。

大汗征服朝鲜,以朝鲜的布匹丝绸换区蒙古的马匹;

大皇帝入主中原,废除明朝的苛政(三饷),以中原的财富供养辽东、蒙古的王公。

既有过去的经验,也有当下的可行性,这应该是1645年最理想与最乐观的选择,摄政王多尔衮也是这么做的,南征四王在战后返回辽东。

但南明的持续抵抗,川陕的不稳,湖广的动乱。使朝廷认识到:南方很难只靠打击部队南下,得胜回朝而解决,南方需要长期的经略镇守。朝廷最终决定四王彻底拖家带口南下。在前后近十年的作战中,吴三桂获得了云南、贵州,孔有德女婿孙延龄获得广州将军,尚可喜封广东,耿精忠封福建。

这时候大清就像三明治,最南边四省是汉人藩王守着,最北边漠南是蒙古藩王守着,共同作为中间八旗朝廷的屏藩。在合适的政策(世袭,联姻,尊重,默认贸易)下,大家都会相安无事。

《三藩史略》

岳托在皇太极时代就提出过通过满汉联姻来巩固联系,即“凡归降的一品汉官,以诸贝勒女嫁之为妻;二品汉官,以国中诸贝勒、大臣女嫁之为妻。即使原来已经有了妻室,仍以诸贝勒、大臣女与之,以示我诚信。”甚至对士兵都有考虑,“核查各牛录所属寡妇,给配为妻”。

至于南部三藩、将军与皇家的联姻大体如下:

和硕额驸吴应熊:1653年,娶世祖皇帝福临最年幼的异母妹。

和硕额驸耿聚忠:1663年,娶安亲王岳乐 (饶余郡王阿巴泰子 )之女。

和硕额驸尚之隆:1660年:尚公主。公主为福临养女 ,即福临兄承泽亲王硕塞女。

和硕额驸耿精忠:1654年,娶肃亲王豪格女。

俺达尚之信:世祖皇帝的俺答,娶耿精忠妹。

和硕额驸耿昭忠:1654年,娶固山贝子苏布图女固山格格。1660年,封和硕公主 (后封和硕和顺公主 ) ,之隆得封和硕额驸。

和硕额驸孙延龄:1660娶和硕格格孔四贞。

清初公主下嫁演变大体如下:

女儿

满洲

蒙古

汉人

太祖

10(2养女)

7

3

太宗

15(1养女)

3

11

1

世祖

4(3养女)

1

1

2

结合起来可以发现,在顺治朝公主下嫁汉人已经增多,也可以侧面反映出汉族王公的地位。相对而言,与宗室、满洲贵族联姻就更多了,尚可喜的后代有14个男丁与皇族联姻。按着历史的趋势,联姻会越来越频繁。

建宁公主,被演绎最多的满汉联姻代表

但历史总是随着实力的变化而让关系变得微妙。苏尼特部世袭罔替的多罗君王、郡主额驸腾机思,只是在漠北蒙古的吸引下就起兵了,根本不顾及联姻。而三藩实力早已不是漠南蒙古王公的级别了。

在平定南明后,三王在各自的地方都有发展。吴三桂接收了南明诸降将,在之后的几年里东征西讨,做到了第一不能裁兵,第二诸将发财,第三军队战斗力强悍。之外还给各省推荐将军,山陕川诸将多与平西王有往来,且云南铜钱流入海内。大致处于一种强兵,富地,军依托战有财,王依托兵有权,相互依存。和当年难以离土的辽东兵一样。

尚可喜年龄大了,许多事情交给自己的孩子处理,广东自明以来就各种和西洋人贸易,诸将作战能力不敢保证,但白花花的银子没人拒绝。耿精忠在福建因为应对郑经的问题,军队比较强大,更重要是和马尼拉等地的贸易在开展也很有钱。

这时候三藩有共同的特点,第一、新入诸将安土重迁,不愿离土离财,不仅仅是藩王问题;第二、老一代人会怀念故乡辽东,真想回去;第三朝廷每年还得花银子养着三王,财政紧张。

第一个特点了决定了南征以来新入的诸将绝不赞同移镇,他们的财富在这里,辽东的藩地和他们没关系,而且他们本身就是降将,也不信任朝廷。

第二个特点决定了总有人真心想回辽东,祖坟、老战友、记忆都在那里,他们迟早会提出。虽然已经是少数,但提出就是契机。

第三个特点会影响朝廷的决策,和平时期财政开支必须稳下来,而且许多地还需要善后。朝廷需要诸王减少开支,裁军、节饷、移镇都有可能。

现在的三藩可比蒙古王公大多了,他们在实力上属于喀尔喀蒙古三汗、厄鲁特四部,在名分上与漠南王公一致。实力变化与传统名分的落差都在微妙中变化着。

三明治模式大清需要经过内部整合才能走上大一统

实力变动与矛盾

虽然上面的这些矛盾是发展着的,但在一般情况下大家都可以过得去。康熙亲政后,逐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皇帝既然能解决鳌拜,也能处理其他;皇帝的记忆里只有海内外一统,并没有父辈们与他们合作的誓言。

契机就是1673年2月,尚可喜上表要带两个佐领及辽东籍士兵家眷回辽东,留儿子镇守。康熙同意了半个,就是前者。这就很微妙了。耿精忠也表示要“撤回安插”。康熙的回应“靖南王即请自福建迁移,应将王本身并标下十五佐领官兵家口,并行迁移。”吴三桂也获得了大致一样的言语。

按照程序上,康熙是让诸王回辽东的封地而已,依然是实封的王,依然是有事从征。甚至康熙在安插问题上不惜得罪满洲贵族,做到藩属官兵人到即有宁居。并非是削藩,削夺王爵,铲除异姓王之类。

这些条件并不比1644年的低,比1646年多尔衮给的还高,实力也不会比漠南王公差。但大家不一样了。三藩加起来帐下有4个统领,83个佐领。帐下还有大量的绿营。

王或许愿意北归;王的子弟肯定不愿意,只见辽东留守的亲戚南下,不见回去的。诸将更不愿意。

野心+鼓动=反了。毕竟是有人认为是康熙不守契约。

在漠南蒙古额哲的儿子(林丹汗的孙子)布尔尼也反了,毕竟是个恢复四十万蒙古的机会。

到这时候基本就覆水难收了,至少对吴没法统战了,只能打下去。毕竟政治从来不是程序,程序是可以后续补的,实力没法后续谈。

三藩之乱

战争与联姻的结局

满汉并没有那么多界限,一个高度汉化的边疆女真部落,在纳入边疆区域的蒙古人、汉人与实力派后,逐渐形成了“八旗+蒙汉王公”的体系,在历史机遇下进入关内,形成了“皇家在中心,王公在南北”的模式。控制与反控制,大一统与封建,在不断的博弈者,最后引发三藩之乱(事实上有五藩之乱,南四,北一)。

八年时间的战争,天下相当于重新打了一遍。战后在汉地十八省再没有藩臣,也没有王辅臣那样的半独立将军,彻底实现大一统。对漠南蒙古控制更加严密,任何王公都不再有反叛的能力。皇太极以来怀柔的爵赏分封,基本达成了事实上的收回。之后就是对付名义上都没纳入的台湾、外蒙、厄鲁特。大清的大一统之路从此开始。

联姻和爵赏一样从来都是政治上的锦上添花,而非基石。联姻注定不可能成为实力变动下的稳固纽带,但发展到战争也标志满汉联姻成为绝响。从而有了之后的汉人无封王,满汉不通婚。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