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揭秘

酷刑加身还是堪比度假?残酷战争中的温暖人心

发布:Feb 13, 2018 来源:凯风清韵 作者:陈文龙

民国五年(1916)十二月三十日,黑龙江省议会就中东铁路爆炸事件,发给黑龙江省省长毕桂芳的务必交涉令,里面有如下记述:“即如现在德粤(奥)俘虏潜逃来江者日多一日,在我百方保护,设法供给。”

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正打得难分难解,然而北洋政府虽然参加了协约国,但是并没有真正派出军队参战。黑龙江省距离欧陆战场万里之遥,中国军队同德奥等同盟国未直接交战。那么这些德奥战俘从何而来?又为何要我们来保护?

面对敌军战俘:酷刑加身还是堪比度假?残酷战争中的温暖人心

     德奥战俘从何而来

1914年7月28日,奥匈帝国借口皇储弗兰茨·斐迪南在萨拉热窝被刺杀,对塞尔维亚宣战,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一战”刚开始,段祺瑞政府就对德国占领的青岛实施陆地封锁,德国本想将山东青岛势力范围还给中国,北洋政府迫于日本的威胁不敢接收。德国在青岛势力只得向协约国阵营中的日本投降,德国在远东的战俘大都被日本收容。而据最新公布的《中华民国八年俘虏起居写真集》(1919年中国“俘虏情报局”编印),其中少部分军事人员逃了出来,要求中国予以收容。

1917年8月14日,段祺瑞政府正式对德、奥宣战。根据国际公法惯例,一切在华德奥籍人士均被视为“敌侨”或“敌俘”,由中国官方对其实行抑留或收容。其中作为“敌侨”的平民大都被集中遣离中国,而作为军人的“敌俘”则一律被集中拘留,关入“战俘收容所”。此后,德奥战俘大部分进入北京和南京等地的战俘收容所。

除此之外,在黑龙江和吉林省也收留数量可观的德奥战俘。这批战俘不是从山东青岛脱逃的,也不是中国俘虏的在华德奥军事人员,而是来自俄国。

沙俄在西伯利亚和滨海地区都有战俘收容所,远东极区天寒地冻,生活环境甚差,由于俄国人对战俘管理较为粗放,常有大批战俘逃入黑龙江、吉林。比如俄国阿穆尔省所拘留的德奥俘虏,从1914年11月中旬有奥人三人,“由双城子逃走,经华官助其逃往他处”。到1915年3月,有多起德奥俘虏逃入吉林。

面对敌军战俘:酷刑加身还是堪比度假?残酷战争中的温暖人心

▲1915年俄国公使库朋斯基氏,针对德奥俘虏南逃中国问题,向北洋政府提出的外交节略。

俄国政府对此非常不满,1915年3月,俄国公使前来和东北的中国行政官员索讨逃出战俘营的德奥战俘。另一方面,德国也得到在俄战俘逃到中国境内的消息,要求中国将战俘护送到奉天,且无理的强调“一则曰中东铁路不能认为是俄国领土,再则曰如再不送定,以全力抵抗”。

黑龙江地方当局对此事颇为担忧,不知道以后“欧战”停息后,该如何交涉?如何对待?其结果“殊属可虑”。

最后由于逃入黑吉两省的德奥俘虏越来越多,黑吉两省地方政府要求北京外交部委派懂德俄两国语言的军官协助办理俘。

1916年的中国,“际兹共和复活,民气膨涨”,面对沙俄对逃跑德奥战俘的索要,中国政府断然拒绝了。因为按海牙公约逃跑的战俘不在拘留的范围内,沙俄无权向中国索要逃跑到中国的战俘。而按国际法中立国义务,中国政府对于从俄罗斯西伯利亚和滨海地区,越境跑过来的德奥战俘给予了人道主义待遇和保护。

战俘营的真实生活

据说,第一批逃进中国的德奥战俘,衣衫破烂、满身冻疮,中国政府还特别接济虏事情。伙食、延医整治,虽然仍不得自由,但是战俘的健康情况,已经比在俄国战俘营中好多了。

随着逃俘不断增多,为了便于管理,1916年10月吉林设置了战俘收容所,1917年3月、1918年9月黑龙江海伦和齐齐哈尔分别设置战俘收容所。

黑龙江省两个德奥战俘收容所共收容532名俘虏,占当时中国收容德奥战俘的一半以上,在黑龙江德奥战俘的住宿、饮食、医疗卫生得到充分保障。

后来一名德国战俘回忆说,自己在西伯利亚的战俘生活是“衣裳污秽,百人一室,其苦楚情形不堪重述。而在华则居室既宽,器用亦备,且能各占卧堂,以图安睡”。(引自《中国德奥战俘营》第132页)

从历史遗留照片看,当时德奥战俘在黑龙江省龙江、海伦战俘收容所得到了极为人道的待遇,他们吃住条件优越,各种文体活动丰富,他们组织了足球,网球队,还能搞艺术品创作。

面对敌军战俘:酷刑加身还是堪比度假?残酷战争中的温暖人心

▲龙江收容所的厨师正在做饭,墙上挂着各种山珍海味。

善待国内德奥战俘的同时,中国还积极参与救济在西伯利亚的德奥战俘,对于各国救济俘虏的人道物资给予积极协助,沿途关卡免税放行。

当时中立国瑞典一直在负责救济在西伯利亚的德奥战俘,1918年2月,瑞典代办亲自到北京政府外交部同总长会晤,谈到了西伯利亚德奥战俘粮食匮乏,俘虏因饥饿死亡大半,剩余人员亦虚弱无力,“如不急行设法周济,亦不免毙于饥饿”。中国方面随即对于粮食和药品及其它生活必需品,只要开列清单,不许夹带偷运,一律放行出关,但是除药品及医疗器具外,其它物品必须照章纳税款。

哈尔滨成为救济在西伯利亚德奥战俘的中转枢纽。1918年2月,“取道哈尔滨运往安加德林埠地方的大量茶叶、米、糖、牛奶、咖啡等物,也均开列清单报呈中国外交部”。

面对敌军战俘:酷刑加身还是堪比度假?残酷战争中的温暖人心

▲当时黑龙江省德奥战俘收容所照片

救济过境的俘虏

“一战”结束后,中国虽然拒绝签署《凡尔赛条约》,但仍履行自己的国际义务,将收容在中国的德奥战俘一律平安遣返回国。1920年2月,中国将北京、黑龙江、吉林、南京等地的德奥俘虏陆续集中上海,由中立国荷兰的驻华武官率领,搭乘日本哈德逊丸号归返故乡。

面对敌军战俘:酷刑加身还是堪比度假?残酷战争中的温暖人心

▲巴黎和会

中国各地收容的德奥战俘遣返回国了。俄国内战也结束了,有一个问题来了——在俄国境内拘留的德奥战俘主体,开始经由中国黑吉两省的中东铁路到达海参崴,然后乘坐美国和其它协约国的船只返回欧洲。

1920年10月,各国红十字协会特派管理土耳其、德奥等国俘虏代表美国人斯英利科,奥人法音,德国人他尔基理三人持公文来到北京外交部,说明过境俘虏三万两千人,由满洲里站至绥芬河站,所缺粮食,请由中国救济。等过了绥芬河站,再由美国及各协约国供船只及钱款送俘虏回国。并请中国救济之款,一起发给俘虏,以便他们购买物品。

等这些回国战俘到达哈尔滨时,美国的救济款由于没有及时到位,款项便由吉林和黑龙江省各担一半:德奥俘虏每次按名在满洲里发给十元,到哈尔滨发给十元。

有了中国黑吉地方政府倾力协助,拘留在俄国境内的德奥战俘主体也顺利到达海参崴登船返遣返回国。

战争,有其残酷的一面,但在钢铁与火焰之间,人性的花朵也能悄悄绽放。中国优待德奥战俘,固然是处于想要在国际上展示大国的宽宏大度,但也是中华民族宽厚美德的体现,是我们留给世界关于战争与战俘问题的一笔重要的精神遗产。

面对敌军战俘:酷刑加身还是堪比度假?残酷战争中的温暖人心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