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新书

《探险家的笔记本》:回溯人类探索世界的历史

发布:Jan 31, 2018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书籍信息]

书 名:《探险家的笔记本》

作 者:[英] 休·刘易斯-琼斯、卡丽·赫伯特

出版社:中国画报出版社

书 号:ISBN 978-7-5146-1542-5

定 价:188.00元

出版时间:2018年1月

[作者简介]

休·刘易斯-琼斯是一位探险史学家,剑桥大学博士毕业。休曾是斯科特极地研究所(Scott Polar Research Institute)的所长和伦敦国家海洋博物馆(National Maritime Museum)的馆长,现在是一位一流作家,进行了大量关于探险和视觉艺术的写作和讲座。他每年都去北极地区和南极洲做极地导游,痴迷于荒野环境和偏僻的岛屿。他作品包括《海洋画像》(Ocean Portraits)、《穿越南极洲》(The Crossing of Antarctica)、《征服珠穆朗玛峰》(The Conquest of Everest)——在班芙山地电影节上获得了历史奖,他最近写的一本书是《跨越北冰洋》(Acrossthe Arctic Ocean)。

卡丽·赫伯特,休的妻子,既是作家也是出版商,她的作品在报纸和杂志上广为刊登,包括《星期日泰晤士报》《卫报》《地理学》和《旅行者》。她是已故极地探险家沃利·赫伯特(Wally Herbert)爵士的女儿。她的第一本书《探险家的女儿》描述了她小时候在格陵兰岛北部一个与世隔绝的社区成长的经历。她最新的一本书《英雄的心》,让大家注意到了那些著名的探险家的妻子的卓越成就。休和卡丽结婚后生活在康沃尔的海边。

[内容简介]

发现、揭示、观察及展示,是前往远方探险者遵循的基本准则。尽管几个世纪以来,科技取得了惊人的进步,但大多数探险家口袋里有一件重要装备却没有太大的变化,那就是日记本。记录于此的内容可以被永久保留,若旅行者未能生还,笔记本就成了留存的唯一证据。

本书向我们展示了16世纪至今共70位探险家的笔记本,笔记本中记录的丰富的自然景象和千奇百怪的探险际遇令人惊叹不已,让读者通过探险家的视角,跟他们一起参与到在冰川、高山、沙漠和热带雨林的冒险活动中,仿佛身临其境。

这些笔记曾记于珠穆朗玛峰之巅,初见南极、维多利亚瀑布之时,沙漠中心,或图坦卡蒙陵墓的墓室内。我们可以看到关于冰山、稀有蝴蝶和昆虫、神圣的山峰和古老铭文的图片,以及西方人对美洲土著人、因纽特猎人、毛利人斗士和非洲国王的最早描绘。我们跨越山脉,沿着未知的海岸线航行,在原始热带雨林中长途跋涉,寻找鸟的天堂。这些都是关于探险经历的第一手资料,描绘的是初见之下的天涯海角。

书中展示的笔记本有的来自著名探险家,如斯皮克(Speke)、沙克尔顿(Shackleton)、洪堡(Humboldt)、斯科特(Scott)、斯塔克(Stark)、奥杜邦(Audubon),还有许多来自不太出名,却同样伟大的探险家。这些笔记,有些藏于无名的图书馆和尘封的阁楼里,有些是私人的藏品,有些是家族中代代相传的,也有些甚至可能被遗弃在野外或误以为已经遗失了。现在是时候让它们重见天日了。

[编辑推荐]

珍贵的史料:本书收集了16世纪至今70位探险家的笔记本,诸多资料第一次公之于众,为读者带来关于人类学、生物学、地理学、社会学等方面的珍贵一手资料。

领略探索的艺术:400余幅精美图片,大量精美手绘,不会画画的科学家不是好的探险家。

展现记录的意义:笔记本或日记本不仅是用来记录的工具,更是思想的载体、历史的传承者。

惊险的故事带你感受人类的探索精神,叩问生命的真谛:

“我相信,去探索未知世界是我们的天性。唯一真正的失败是根本不去探索。”

——20世纪英国著名探险家欧内斯特·沙克尔顿(Ernest Shackleton)

[书摘]

阿德拉·布莱顿 ADELA BRETON,1849~1923

在英国文明社会的镀金笼中,我热切地思念着美洲的荒原,任何能让我想起它们的东西都是一种乐事。

1902年,美国考古学家阿尔佛雷德·托泽(AlfredTozzer)写道:“看着布莱顿小姐,你以为她是个柔弱无力、弱不禁风的人,看到一丁点儿异乎寻常的生活方式就会全身抽搐。但是我向你保证,她的外表和真实面目截然相反。”

阿德拉·布莱顿是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的贵妇、画家和自封的大无畏的考古学家和人类学家。50岁时她才真正热心地开始了她的事业。她未婚、富有,也没有直系亲属需要照料,而是将隐没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林地茂密的灌木丛中的奇琴伊察的遗址和金字塔定为探索目标。布莱顿第一次遇见托泽时,她已经在中美洲度过了十个冬天。她的手里总是拿着一本写生簿,不辞辛苦地抄录古老的象形文字,把雕塑画下来。有才华的建筑物抄录者中几乎没有人愿意忍受丛林探险中的艰辛,无论他们自以为有多么英勇无畏。布莱顿非常胜任这一工作。她和自己信赖的墨西哥仆人一起,骑着马在这个常常连路都没有的国家旅行,在偏远的玛雅遗址中露营几个星期,有时候一次就是几个月。在她生命中的

后23年,她致力于记录在奇琴伊察和其他重要遗址褪色和被侵蚀前,壁画上那微妙的色彩。

布莱顿把握了最佳时机。玛雅遗址刚被发现,尚未完全毁于日晒雨淋。它们古老且正在倒塌,但是仍能欣赏到那鲜艳的色彩。布莱顿的过人之处在于她能十分精确地捕捉到每一个色调和每一个细节。如今,她的作品是早在彩色摄影术发明之前,对这些独一无二的“失落的”文化要素的唯一彩色记录。

布莱顿写道:“这些尤卡坦画家的非凡之处在于他们对色调有着出色的理解力,很难临摹得惟妙惟肖。每一处着色必须与周围的色彩完全和谐一致,就像音乐中的和弦一样协调。”准确地再现这些色调就是她努力的目标。她独立且直言不讳,也许并不总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旅伴,但是她的作品质量却备受尊崇。最终,墨西哥变得比英国更像她的家,虽然在那里旅行时她经常生病,却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被吸引过去。

布莱顿继续四处旅行,包括澳大利亚、日本和斐济,但是她的心始终留在奇琴伊察。在生命接近尾声之际,她在新不伦瑞克省小住时写道:“这里的清晨太像高山暖热带了,常常让我想念奇琴伊察,想念韦拉克鲁斯北部的森林里宽阔的绿色大道和蓝色的大蝴蝶……就像蓝天的碎片四处飘落。我也曾去过世外桃源阿卡迪亚。”

格特鲁德·贝尔 GERTRUDE BELL,1868~1926

世界是多么广阔啊!那么大,那么奇妙。我竟然凭借小小的身躯走遍世界一半的地方,想想就觉得自己太棒了。

1905年,“奥托纳”号轮船停靠在贝鲁特(黎巴嫩一港口)码头后,格特鲁德·贝尔朝海关处走去,她的兜里揣着一支左轮手枪,身边跟着一名忠实的仆人。带着无与伦比的魅力,她和海关人员聊了起来。她的仆人声称自己的女主人是一位高贵的女士。两人都希望她小心翼翼地包裹在“极其女性化”的衬裙和蕾丝边内衣里的手枪和地图不会被发现。这位英国女人的大献殷勤让海关人员很受用,他挥手示意让她带着装备通关,贝尔便向叙利亚沙漠走去。

身为艾萨克·洛西恩·贝尔爵士(Sir Isaac Lowthian Bell)——令人敬畏的北部实业家和政治家的孙女,格特鲁德·贝尔是一个不容小觑的人物。她23岁第一次去波斯游历时,已经获得了牛津大学现代史一等学位,并数次登上了阿尔卑斯山的处女峰。她将继续成为英国军情局的首位女性政治军官,并深入到西方旅行者从未去过的地方进行非凡的探险。最著名的一次或许是1913~1914年前往阿拉伯中部的哈勒伊之旅。贝尔是一名学者、作家、诗人、历史学家、考古学家、语言学家、登山家、探险家、政治军官和拥立国王者,她能让首相听从她的意见,与酋长和伊玛目平起平坐。

她骑马穿越了阿拉伯和叙利亚沙漠。她的褡裢里鼓鼓囊囊地塞满了写生簿、日记本、地图和相机。她出行时很引人注目,随行的骆驼或骡子有二十头之多,载着帐篷、她的折叠床和帆布浴盆、地毯和桌子、瓷器、水晶杯和银刀叉以便享用美餐,陪同的只有阿拉伯导游。勇敢、无畏而博学的她是中东的男性穆斯林世界里的一名英国独行女侠。她的贵族气质总是能打动沙漠里的领主。大酋长法哈德·贝伊(Fahad Bey)评论她说:“她是个女人,更是一个强大而勇敢的女人。”贝尔敏于观察,勤于记录,她绘制的地图对英帝国的决策产生过重大影响。她每天都往国内写信,再把日记本写得满满当当。就像其他探险家会搜集蝴蝶或稀有植物一样,贝尔搜集人。她很容易交到朋友,总能让与她交往的人有所获益。她的外交能力出类拔萃。她甚至能在旅行队被持刀抢劫后,还和强盗头子一起烤面包、抽烟,不仅所有的设备都归还给她,还确保了前路安全无忧。这些本领融于一身,使她成了一名完美的间谍。

她通晓八种语言,对该地区的各部落、地理和政治的了解无人能及。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贝尔与劳伦斯一起在埃及的阿拉伯情报局共事,帮助保护英国在中东的利益。她赢得了温斯顿·丘吉尔的信任,协助划定伊拉克这个新国家的国界线,并推荐费萨尔国王为该国的第一位统治者。后来贝尔被称为优雅的女士(Khatun)和“伊拉克的无冕女王”。在她58岁生日前两天,贝尔因安眠药服用过量去世。她被以最高礼遇葬在了巴格达。尽管在英国军情局的同代人中她并非人尽皆知,但她无疑是一个杰出人物。作家维塔·萨克维尔·韦斯特(Vita Sackville-West)写道:她有种天分,“能让每个人突然变得热切起来;让你感觉生活完满、丰富、令人激动……无论谈及什么样的话题,她都能把气氛带动起来,这种活力令人无法抗拒”。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