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新书

对话刘轩:帮读者用心理学改善生活

发布:Feb 8, 2018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暴英霞

刘轩。中信出版集团 供图 

中国青年网北京2月6日电(记者 暴英霞)近日,哈佛心理学教育家、知名作家刘墉之子刘轩新作《幸福的最小行动》由中信出版集团出版。这是一本优化人际关系、提升生活效率的科学手册,教你把“追求幸福”的目标拆解成一个个切实可行的小行动,通过小改变创造大幸运,借助小行动成就新人生。 

刘轩是哈佛大学的心理学专家,有纯正的心理学教育背景。但同时,他还是把心理学应用到生活中的人生极客,是横跨多个领域的职场高手,其身份跨越各种创意领域:新锐作家、译者、创意广告人、音乐创作人、广播节目主持人。目前,刘轩在“十点课堂”推出《教你巧用心理学,过更有效率的人生》系列视频课,已拥有超过10万人次的订阅量。 

为何要出版这本书?刘轩想在书中传递给读者什么理念?他对幸福的理解是怎么样的?近日,记者就这些话题对刘轩进行了专访。 

帮读者“用心理学来改善生活” 

1.中国青年网:您在“十点课堂”开设了一系列的心理学课程,请问您为何想把课程内容出版成一本书? 

刘轩:《幸福的最小行动》脱胎于我在十点课堂的12堂积极心理课,这门心理课推出后,非常受大家欢迎,有接近10万的人在学习,后来,就有不少学员说,能不能就课程的各个主题,把更多的内容呈现出来,也方便随手翻阅,可以做笔记。我觉得这个提议很好,因为视频有视频的优点,图书有图书的优点,所以,就花了有半年的时间,写作了这本书。它包含了更多的理论和技巧,并且因为书是容量很大的,我可以把很多在视频中没有时间讲出的内容,更加仔细地讲解清楚,所以你完全可以把它当做一本积极心理学的行动手册来看,它有理论,有方法,还有行动。 

2.中国青年网:您在书中提出积极心理学能让人更快乐和幸福,就您的调查研究而言,哪种心理问题在现代人身上更普遍?您想通过这本书,给读者传递什么? 

刘轩:现在主要是焦虑,各种焦虑。主要想传递的是“用心理学来改善生活”。这后面有心理学的发展背景,过去大家对心理学的认识,都是面向人的黑暗面,来治疗一个心理病人,现在则是我可以用心理学的理论,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 

前不久积极心理学的代表人物塞利格曼博士得了终身成就奖,我非常认同塞利格曼博士的结论,在他自己研究了五六十年的心理学的生涯当中,他也发觉只是去治疗好一个人的毛病,并不表示他有一个正常的人生,也并不表示他会快乐。但是如果你可以去淬炼出他最大的优点,让他快乐的东西,把它变成是一个对他跟他生活环境都有一个正向改变的事情,那你已经制造出来一个很棒的的所谓self improvement的,一个自我推动的一种能力。 

我们要的就是良性循环,我们以前可能会透过各种的规范,来去防止负面循环发生。防止是必要的,但同一个时间我们也需要提升,透过良性循环的培养,来让很多事情能够事半功倍,让我们自己的生活可以得到一些更正向的反应,这些都是塞利格曼博士他们希望来推进的。积极心理学是从1997年才正式成立,所以我认为我们才刚开始而已。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一段时间。我的这本书也是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创作出来的,希望我在这里面可以扮演一点点出一点的这个微不足道的一些力量,起码可以来帮助来推动。 

 《幸福的最小行动》书封。中信出版集团 供图 

做一个“有用的创意人” 

3.中国青年网:父亲把您写进书中,当时您是什么感受?您会把自己对孩子的教育故事也写进书中吗? 

刘轩:有段时间感觉像是楚门秀,自己的生活完全被很多读者看到,而且那些书的发行量都很大,所以这些年基本上每到一个地方,总会有人见面打招呼说:我看过你爸的书。或者: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当然,这确实会带来一些压力,有段时间我也比较反感以这种方式被大家认识。但后来也习惯了、坦然了,既然是有这样的人生经历,那就顺流而下吧,没有什么好对抗的。现在反而很感谢我的父亲,让我在“出道”之前,就有了这么大的受众基础,也是一件好事。 

如果对大家有参考价值,我会写一写自己的家教经验,但会侧重一个客观的展示,而不是教你要怎样教育自己的小孩,因为每个家庭情况都不太一样,只能作为参考,不能照搬。 

4.中国青年网:作家及主持人,音乐、时尚、娱乐达人,您是如何在众多截然不同的身份里切换,还能保持高效自如的状态?在这么多身份中您最喜欢哪一个? 

刘轩:有些人说我是个斜杠。我也认为我自己的生活其实就是有很多不同的区块。我可能今天写作,明天做音乐,后天我回到录音室去做一些音频的课程,生活本来就是这么过的,很多不同的身份搅合在一起。但这并不代表我是同时在做这么多事情,我还是会专注,做音乐的时候,就专注在音乐上,写书时就专注在写书上,只是我的兴趣范围很广,而且,很多产业之间都会用到我的本职专业心理学,所以我能够从心理学的角度把这些串联起来,看上去就好像是“全能”,其实背后的方法论主要是在心理学上。 

如果说最喜欢的话,是一个比较抽象空泛的定义——当个“有用的创意人”,我在卖的是我的创意,我的工作是我创意,我的思考是创意。怎么样让创意可以对于我们是有用的,无论是我所服务的客户或是我的读者,对他们的生活和事业有用,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 

5.中国青年网:就像您在书中提到的那个问题,您觉得自己和别人看到的您有什么不同吗?您有哪一面是大家所不了解的? 

刘轩:我自己觉得没什么不同,但大家可能会加一个定语,就是“刘墉的儿子”,这个是避免不了的。 

有很多面大家都不了解吧,因为我父亲写我的故事是截止到上大学之前,上大学之后的事情,他就很少写了,其实之后的故事更多,就不为大家所知了。 

6.中国青年网:您在书中说,从一个长时间段来看,“没有做某件事的后悔”比例会更高,有哪件您没做的事让您觉得后悔? 

刘轩:我最大的后悔应该是没有早一点从哈佛毕业出来,到社会上摸爬滚打,反而是在研究所待了很多年,一直读书读书,搞的自己有点虚无,差点和整个社会脱节,后来博士班毕业,回到台湾,才慢慢找到生活的感觉,感受到那种接地气的温度,人生的方向也才逐渐确立起来。 

幸福是一种内心的踏实感 

7.中国青年网:您认为现实中的幸福是怎样的? 

刘轩:我理解的幸福是内心的幸福,一种内心的踏实感。这个踏实的感觉是我知道人生有什么方向,我知道我明天要干什么,我知道我做的事情有意义,我知道我在影响我自己和我身边的人,使得大家可以变得更好。这是什么?这就是真正的幸福。 

幸福是一个主观的话题,但没有你的幸福和别人没有关系。幸福是你能够知道你正在进化,这是一种状态。 

所以如果你和一个人在一起,但是他并不让你能够进化自己,让你自己变得更好,让自己能够成长。你觉得被他限制住,即便他对你很好,你不会感到幸福。幸福是一个动态,它不是一个目的,应该算是个动词。 

8.中国青年网:如果说24小时后世界末日就会降临,您会如何度过这24小时? 

刘轩:既然都已经快要到世界末日,那么想要在这个时候救自己或家人也是无济于事。 

所以这个时候比较重要的就是,我会把家人都找到一起,然后大家花一点时间去回顾过去这段日子里面,大家觉得最开心、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同时我们要感谢能够陪着彼此这一生这一辈子。因为我觉得如果今天我们真的消失了,我们有机会能够重新再来一次的话,无论你怎么去讲投胎或是如何,你离开时的心情也会决定你在再次启动时的心情状态,所以能够以一个最好最开心最感恩的状态离开这个世界,应该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