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 > 协会

“三点半学校”怎么建?有哪些难题?

发布:Mar 14, 2018 来源:温州晚报 作者:傅芳芳

“三点半学校”怎么建?有哪些难题?专家学者们这样说

下午三点半,学校放学,傍晚五点半,单位下班。这段时间差,孩子谁来管,成了大多数家长的难题。3月13日上午,温州市政协召开“三点半学校”课后服务座谈会,邀请了约20位专家学者讨论该问题,寻找一条解决之道。温州市政协副主席黄寿龙参会并讲话。

黄寿龙在听取大家的意见和建议后说,“三点半学校”课后服务是一件惠及千家万户利益的民生实事,希望温州市教育部门和各学校,要主动作为,切切实实解决好体制机制、经费来源、安全管理等方面的难题,积极稳妥地推进“三点半学校”课后服务这项试点工作。同时,温州市政协也将持续关注全市中小学三点半放学问题,发挥优势,履职尽责,多研究、多思考、多建言、多出力,共同来推进这项民生实事。

【说现状】

全市485所学校开展课后托管服务

35.9万学生参与

温州城市大学终身教育指导中心主任、温州市社区教育指导中心办公室主任胡忠英:

2017年,温州城市大学对温州各地中小学生课后托管服务进行了调查。根据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7年底,除了文成外,各县(市、区)均已开展了中小学生课后托管服务,从2015年到2017年,学校数从318所增加到485;增长率为52.5%;学生数从231586增加到359474,增长率为55.2%。

这庞大的数据,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问题的滋生。一是区域不平衡,苍南、瑞安托管学生超过7万多,鹿城、龙湾、瓯海托管学生大概二三万人;二是学校不平衡,参与率高的学校达90%以上,参与率低的学校在5%以下。

其次,教师积极性欠缺。公立学校教师工作负担重,没有建立良好的激励机制;收支管理欠规范,各地存在收支差异,收费标准和补贴发放标准不一致;课程缺乏,课后服务缺乏专业引导等等。

“三点半学校”怎么建?有哪些难题?专家学者们这样说

【谈经验】

瑞安109所学校近8万学生参与

4年时间走出托管服务模式

瑞安城市学院副院长池万村:

2014年,瑞安市将中小学生课后托管服务纳入瑞安市民生实事工程,以瑞安市城市学院为依托,牵头组建市社区教育协会,下设托管服务中心,该中心作为民办非企业单位进行登记,有效整合了学校、家庭、社会三方面资源,推出了小学生放学后托管服务。

四年时间,参与托管学校达109所,参与托管学生从最初的八千多人增长到现在的近八万人,托管率达到80%左右。

鹿城2009年开展社区托管

全市最早启动

鹿城区教育局成教科长伊立:

2009年9月份,鹿城区部分学校进行“四点钟学校”试点施行(第一批试点学校为17所),为全市最早启动。目前,鹿城区参与举办“四点钟学校”服务的小学(含校区)共56所,接受“四点钟学校”服务的学生共有26972人,受惠家庭达到2万多。

“四点钟学校”采取社区主办、学校支持的办学模式,由街道负责规划协调,社区学院进行业务指导,社区牵头负责,学校积极予以配合。以学生和家长自愿报名为原则,严禁讲授新课和加重学生课业负担。

“四点钟学校”不以盈利为目的,多渠道筹措“四点钟学校”建设和运行经费,同时适当向参加活动的学生家长收取部分活动经费和相关保险费,根据实际运行情况,对课后管理服务进行详细的成本测算,按规定备案,并向社会公布。

“三点半学校”怎么建?有哪些难题?专家学者们这样说

【表观点】

课后托管服务不能由政府全部承担

温州市教育局副局长王剑波:

目前,全市各地都已经在开展实践课后托管服务,了解到目前各地主要遇到以下几点难题。

首先是经费来源,是通过政府拨款还是民办非企业进驻,如果是后者则要规范其收费合理性。另外,教师负担问题要解决;学生安全问题要有人来负责。这些问题如果都由政府实施,则会变成“学生5点半放学”。

建议可以通过政府买入服务,向社会招聘师资,另外给老师基础补贴,同时开展建设校外师资。

出台指导性文件

解决顶层设计问题

温州市政协常委徐亮:

目前各地都在实施课后托管服务,政府不能没有动静,要早日出台一个政策,给出指导性方向。另外是否可以将此列入温州市民生实事建议项目,集中力量去解决该困难。

另外,从素质教育出发,课后托管服务是要让学生的课余生活变得更精彩,要区别于正式上课,要拓展孩子们的课余生活,培养孩子的综合素质和生存生活技能,要开出一个温州的“创新”课程。

健全课后服务三级组织网络

形成托管师资新格局

要建立健全温州市中小学生课后服务三级组织网络,成立温州市中小学生托管服务中心,承担全市课后托管总校职能;其次,发挥中小学校课后托管主渠道作用,同时充分利用学校在管理、人员、场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各地教育部门要把课后服务工作纳入中小学校考评体系,加强督导检查。

此外,还要加强队伍建设,形成以学校老师为主体,社会各类专家为支撑,志愿者服务为辅的托管师资新格局;在收费管理方面要建立健全政府投入、社会捐赠、学习者合理分担等多种渠道筹措经费机制。

坚持儿童本位,优化课后托管内容。课后托管内容除了安排学生做作业之外,要开展大阅读、大体育、大艺术以及娱乐游戏、拓展训练、开展社团等,鼓励开展拓展性课程。

难在家长需求众口难调

学校需坚持“三不原则”

温州市人大代表、瑞安市实验小学校长胡利盛:

面对目前瑞安的情况,也有许多难题正等待突破。课后托管服务,难在“服务”,服务的对象看似是学生,但实际上是家长,校方现在是众口难调。家长主要有这三类,有要求课后托管补课的,有要求写作业的,也有提出培养孩子兴趣的。有些家长是因为时间上来不及,将孩子托管;也有家长为了想让孩子有指导机会,硬让孩子参与托管的。

此外,组织管理难度大。托管孩子参差不齐,托管难度增加;教师师资不足,难以满足需求;社会培训机构与学校产生了隐形矛盾。

建议要加强顶层设计,健全课后托管机制,要有明确政策,提出指导性意见,做到及时管理及时推动;另外,激活学校、教师积极性,调动整个机制的活力;此外,学校要守住底线,坚持“三不原则”(不上新课、不搞集中辅导、不加重学生课业负担)。

(原标题《“三点半学校”怎么建?有哪些难题?专家学者们这样说…》,原作者 傅芳芳。见习编辑 邵晨婵)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