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悦读

《幽梦影》:花间一壶酒 满篇皆是真性情

发布:Apr 16, 2018 来源:国学精粹与生活艺术 作者:轶名

论读书

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

春雨宜读书,夏雨宜弈棋,秋雨宜检藏,冬雨宜饮酒。

藏书不难,能看为难;看书不难,能读为难;读书不难,能用为难;能用不难,能记为难。

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史宜夏,其时久也;读诸子宜秋,其致别也;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

经传宜独坐读;史鉴宜与友共读。

读书最乐,若读史书,则喜少怒多,究之怒处亦乐处也。

论情趣

情必近于痴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风流自赏,只容花鸟趋陪;真率谁知,合受烟霞供养。

貌有丑而可观者,有虽不丑而不足观者;文有不通而可爱者,有虽通而极可厌者。此未易与浅人道也。

方外不必戒酒,但须戒俗;红裙不必通文,但须得趣。

论美人

昔人云:若无花、月、美人,不愿生此世界。予益一语云:若无翰墨、棋、酒, 不必定作人身。

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吾无间然矣。

月下谈禅,旨趣益远,月下说剑,肝胆益真,月下论诗,风致益幽,月下对美人,情意益笃。

楼上看山,城头看雪,灯前看月,舟中看霞,月下看美人,另是一番情境。

山之光,水之声,月之色,花之香,文人之韵致,美人之姿态,皆无可名状,无可执着。真足以摄召魂梦,颠倒情思。

以爱花之心爱美人,则领略自饶别趣;以爱美人之心爱花,则护惜倍有深情。

美人之胜于花者,解语也;花之胜于美人者,生香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香而取解语者也。

论花与蝶

艺花可以邀蝶;垒石可以邀云;栽松可以邀风;贮水可以邀萍;筑台可以邀月;种蕉可以邀雨;植柳可以邀蝉。

花不可以无蝶,山不可以无泉,石不可以无苔,水不可以无藻,乔木不可以无藤萝,人不可以无癖。

梅令人高,兰令人幽,菊令人野,莲令人淡,春海棠令人艳,牡丹令人豪。蕉与竹令人韵,秋海棠令人媚,松令人逸,桐令人清,柳令人感。

蝶为才子之化身,花乃美人之别号。

花之宜于目而复宜于鼻香,梅也、菊也、兰也、水仙也、珠兰也、莲也;止宜于鼻者,橼也、桂也、瑞香也、栀子也、茉莉也、木香也、玫瑰也、腊梅也。余则皆宜于目者也。花与叶俱可观者,秋海棠为最,荷次之。海棠、酴箝、虞美人、水仙,又次之。叶胜于花者,止雁来红、美人蕉而已。花与叶俱不足观者紫薇也、辛夷也。

论月

玩月之法,皎洁则宜仰观,朦胧则宜俯视。

物之能感人者,在天莫如月,在乐莫如琴,在动物莫如鹃,在植物莫如柳。

新月恨其易沉,缺月恨其迟上。

论春秋

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风声;水际听内乃声;方不虚生此耳。若恶少斥辱;悍妻诟谇;真不若耳聋也。

春雨宜读书,夏雨宜弈棋,秋雨宜检藏,冬雨宜饮酒。

春者天之本怀,秋者天之别调。

古人以冬为三余。予谓当以夏为三余——晨起者,夜之余;夜坐者,昼之余;午睡者,应酬人事之余。古人诗云"我爱夏日长。"洵不诬也。

吾欲致书雨师:春雨,宜始于上元节后,至清明十日前之内,及谷雨节中;夏雨,宜于每月上弦之前,及下弦之后;秋雨,宜于孟秋之上下二旬;至若三冬,正可不必雨也。

论山水

胸藏丘壑,城市不异山林;兴寄烟霞,阎浮有如蓬岛。

善读书者无之而非书:山水亦书也,棋酒亦书也,花月亦书也;善游山水者,无之而非山水,书史亦山水也,诗酒亦山水也, 花月亦山水也。

镜中之影,着色人物也;月下之影,写意人物也。镜中之影,钩边画也;月下之影,没骨画也。月中山河之影,天文中地理也;水中星月之象,地理中天文也。

风流自赏,只容花鸟趋陪;真率谁知,合受烟霞供养。

松下听琴,月下听箫,涧边听瀑布,山中听梵呗,觉耳中别有不同。

有地上之山水,有画上之山水,有梦中之山水,有胸中之山水。地上者妙在丘壑深邃;画上者妙在笔墨淋漓;梦中者妙在景象变幻;胸中者妙在位置自如。

论生活

富贵而劳悴,不若安闲之贫贱;贫贱而骄傲,不若谦恭之富贵。

能闲世人之所忙者,方能忙世人之所闲。

才子而富贵,定从福慧双修得来。

笋为蔬中尤物,荔枝为果中尤物,蟹为水族中尤物,酒为饮食中尤物,月为天文中尤物,西湖为山水中尤物,词曲为文字中尤物。

论朋友

对渊博友,如读异书;对风雅友,如读名人诗文;对谨饬友,如读圣贤经传;对滑稽友,如阅传奇小说。

天下有一人知己,可以不恨。不独人也,物亦有之。如菊以渊明为知己;梅以和靖为知己;竹以子猷为知己;莲以濂溪为知己;桃以避秦人为知己;杏以董奉为知己;石以米颠为知己;荔枝以太真为知己;茶以卢仝、陆羽为知己;香草以灵均为知己;莼鲈以季鹰为知己;瓜以邵平为知己;鸡以宋宗为知己;鹅以右军为知己;鼓以祢衡为知己;琵琶以明妃为知己……一与之订,千秋不移。若松之于秦始;鹤之于卫懿;正所谓不可与作缘者也。

上元须酌豪友;端午须酌丽友;七夕须酌韵友;中秋须酌淡友;重九须酌逸友。

发前人未发之论,方是奇书;言妻子难言之情,乃为密友。

论态度

当为花中之萱草;毋为鸟中之杜鹃。

天下无书则已,有则必当读;无酒则已,有则必当饮;无名山则已,有则必当游;无花月则已,有则必当赏玩;无才子佳人则已,有则必当爱慕怜惜。

虽不善书,而笔砚不可不精;虽不业医,而验方不可不存;虽不工弈,而楸枰不可不备。

凡事不宜刻,若读书则不可不刻;凡事不宜贪,若买书则不可不贪;凡事不宜痴,若行善则不可不痴。

酒可好不可骂座,色可好不可伤生,财可好不可昧心,气可好不可越理。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