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警钟

16年前,她们为何集体自焚

发布:Jan 23, 2017 来源:凯风网 作者:英云

  16年前的1月23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法轮功人员集体自焚事件。事发当天,法轮功媒体就矢口抵赖,称“新华社报道的所谓自焚人士与我们法轮功根本无关,这仅仅是栽赃陷害我们的一种手段”,并且狡辩说,法轮功一向禁止杀生和自杀,通过自焚寻求圆满升天“在法轮功的原著、师父经文中找不到任何依据”。

 

  然而,那些参与自焚者(包括中途退出和自焚后幸存的)给出了截然相反的证词。自焚策划者刘云芳表示:“谁再说自焚者不是法轮功弟子,让他找我,我站出来作证!”被严重毁容的陈果说:“附近的居民,学校的老师都可以证明我是练法轮功的,这种说法(自焚人士与法轮功无关),纯粹是造谣。”幸存者王进东对境外媒体的记者说:“有些说我这是假面具,有意识弄出来的。我说现在你们这些先生们、女士们为什么不提这个问题?因为你们看到了。”自焚者都是大法弟子,幸存者言之凿凿,法轮功的抵赖不堪一驳。

  是的,李洪志没有直接指令弟子去自焚,然而参与者供述的自焚动机看,正是李的歪理邪说以软刀子杀人。法轮功痴迷者为什么要自焚呢?下面就是他们的证词。

  一是为了追求快速“圆满”

 

  与通常的自杀案例不同,大法弟子的自焚,在动机上不是消极的结束生命、逃避人世,而是积极的追求“圆满”成佛。刘云芳于2000年5月对同在开封的痴迷者王进东、郝惠君、薛红军等人兴奋地说:“我悟到‘圆满’了。‘圆满’就是什么都要放弃,人‘圆满’后能白日飞升,直奔‘天堂’。”同年12月,王进东在这个小圈子中宣称自己“悟”到了:必须以最高形式——到天安门广场自焚,才能“圆满”。刘云芳在给刘思影洗脑时强调的就是“天堂里全是金子”,“‘天国世界’可好啦”。陈果回顾起那痛苦一幕时也说:“当时觉得自焚并不可怕。因为这样就能‘圆满’了,就能去天国世界了。《转法轮》上说的,天国世界特美好。”这些痴迷者相互告别时多次相约“天国见”,显然,自焚人员都是“圆满”谎言的深度中毒者,他们选择主动自焚正是奔着李洪志描绘的美好“天国”去的。

  二是为了追求快快“上层次”

 

  “层次说”是李洪志为控制弟子而设下的陷阱。他胡诌,“上层次”就要去人心、去执著,包括对“常人观念”、对“名利情”、对生死的执著;“上层次”还需要主动地“悟”,创造性地对大法作出贡献。于是,法轮功痴迷者个比个地攀求“层次”,千方百计地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自然地,一些真幻觉、假功能就比着劲儿往外冒。为了证明自己的出类拔萃,在自焚前不久,刘云芳突然神秘宣称自己“练功时进入了状态,悟出‘元神’带着点火工具和汽油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自焚。着火后,我的‘佛体’就出现了,口里喷着火,一瞬间光芒万丈。”王进东为了说明自己“层次高”,也谎称悟出必须到天安门自焚才能真正圆满。显然,“1·23”自焚惨案是痴迷者追求快快“上层次”的必然结果。可他们哪里知道,“上层次”是虚幻的,下地狱才是真实的!

  三是为了追求“元神不灭”

 

自焚前后的陈果

  “人死不可复生”,然而,邪教教主李洪志却鼓吹“元神不灭”,并给它披上“科学”的外衣:“我们修炼界讲,人的元神是不灭的。……人死的时候,人体中的原子核怎么能够随便死掉呢?所以我们发现人死了,只不过是我们这层空间,这层最大的分子成份脱掉了;在另外空间里那个身体并没有毁掉。”(《转法轮·炼功为什么不长功》)这一歪理邪说成了“痴轮求死”的理论基础,自焚组织者刘云芳在自焚事件发生前的两三年间,就宣称“开了天目”,能看到“另外空间生命和物质的存在方式”;自焚前不久,他又声称“练功时进入了状态,悟出‘元神’带着点火工具和汽油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自焚”。其他功友据此相信刘已经修炼到相当高的层次了,当然更相信师父说的:“我说人不会随着你的生命死亡而死亡……人死亡了只是你最大一层分子,就是人的躯壳,表面这层分子在这个空间中死亡了,脱掉了,而你真正的由微观物质构成的身体怎么会死亡呢?”(1998年7月《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既然修炼人本质上死不了,自焚就不算寻短见,而是迅速达到“元神不灭”的捷径。

  四是为了放下“最后执著”

 

瑞克·艾伦·罗斯采访郝惠君

  2001年1月23日前,李洪志多次发表驱使或暗示弟子放弃生命的言论。他在2000年8月12日发表的《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要求弟子“去掉一切常人执著,包括对人的生命的执著”,并叫嚣“修炼者连生死都放的下,还怕以死来威胁吗?”“其实这也是到了放下最后执著的时候了。作为一个修炼者你们已经知道了、也做到了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人体的执著),从放下生死中走过来了。”2001年1月1日(自焚案发生前22天),李洪志发表《忍无可忍》,继续催逼弟子“要放弃常人中的一切执著”。这两篇“催命经文”使痴迷者头脑膨胀,尤其是《忍无可忍》的出笼令刘云芳、王进东等人更加狂热。2001年1月10日,他们再次聚集,共同表示,1月23日农历除夕这天,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自焚“圆满”,因为那儿“气场大”,影响大。据王进东交待,他自焚的依据就是《去掉最后的执著》里面的上述“法理”,因而他在自焚时要高喊“宇宙大法是世人必经之法”。刘葆荣认为:“李洪志在他的经文和讲话中老是说,还有一部分人没‘走出来’。如果我再不‘走出来’,就实现不了真正的‘圆满’。”郝惠君也承认自己是为“护法”“圆满”才“放下生死”去自焚的。薛红军在其《致李洪志的一封公开信》中质问:“你相继发表多篇讲法和经文,要求弟子‘走出来’,……大家实实在在做了……你又发表了《忍无可忍》经文……把大家领向反政府、反社会、反人类的邪路,还不依不饶。我真不知道你到底要把人们领向何方?”

  综上所述,集体自焚的法轮功人员皆因轻信了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才做出傻事的。这种做法让正常人匪夷所思,可在法轮功痴迷者来说,却是“信师信法”、“放下最后执著”、敢于“走出来”的勇敢行为。被烧醒者的动机陈述铁证如山,看你李洪志怎么抵赖!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