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警钟

“自焚”事件不会被淡忘

发布:Jan 24, 2017 来源:凯风网 作者:戴宏

  2001年1月23日(农历除夕),来自河南开封籍的7名法轮功习练者刘云芳、王进东、刘葆荣、郝惠君、刘春玲、刘思影、陈果在天安门广场引火自焚,制造了一场震惊中外的“1.23”自焚事件。幸存的王进东、郝惠君、陈果3人被严重烧伤,刘春玲、刘思影则受害身亡,刘云芳、刘葆荣在准备自焚时被执勤人员当场制止,未有损伤算是幸运的。自焚惨剧骇人听闻、丧尽天良,着实点中了法轮功邪教的死穴,所有的伤痛与悔恨无法用时间来抹平,绝不会因时光的流逝被世人淡忘。

    

  2001年“天安门自焚”现场

  “自焚”之劫——幸存者的伤痛

  “1.23”自焚事件大法弟子王进东、郝惠君、陈果死里逃生,命是保住了却烧成了重伤,肢体残疾;这场自焚劫难对他们不管在肉体上还是在精神上造成的伤害是永远也抹不掉,伤痛时时在折磨他们身躯和心理,也时时激起他们对法轮功邪教及其头目李洪志的愤恨。

  王进东是自焚事件中第一个引火焚身的人,他轻信法轮功放弃一切,自食其果被严重毁容,因组织、策划自焚事件被判刑10年,原本幸福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锥心之痛刻骨铭心。王进东说:“我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唤醒那些痴迷者。”他用伤残的手艰难地写下了一封50多页、近2万字的《致李洪志的公开信》;面对高墙他痛定思痛,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进行了忏悔,写出了自己的悲惨经历《愚昧·死亡·新生》,希望能唤醒那些痴迷的邪教弟子。

  郝慧君、陈果母女俩,法轮功把她们带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重度的伤残毁容,生活能力的基本丧失,让她们生不如死。母亲郝慧君是一名音乐老师,自焚使她没有了双手、头发、耳朵、眉毛、鼻子、嘴唇和左眼;女儿陈果是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的高材生,从小学习弹琵琶,曾经参加中央电视台银河艺术团赴新加坡访问演出,自焚那年才20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她烧伤面积达80%以上,失去了双手,没有了耳朵、鼻子和嘴唇,只有了一只眼睛,肢体残缺、满目创伤使她无颜见人,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陈果曾说:“我想如果有可能的话,国家给我打一针安乐死,我也不想活。我也很痛苦的,给我打一针安乐死不就行了吗?”

  悲惨的遭遇无法挽回,幸存者王进东原本有着收入不菲、安逸幸福的生活,郝慧君、陈果母女本应该是有美好的人生,自焚使他们“圆满”不成却毁了家庭、前程和人生,落得个面目全非、终身残疾的悲惨境地,再也无法回到正常人的生活。而逃到美国去了的李洪志逍遥自在,对于“1.23”自焚事件更是百般抵赖,矢口否认自焚是大法弟子所为,污蔑自焚者是“被金钱收买的”,更加激起受害者的满腔愤恨。

 

  自焚前后的王进东

  

  自焚前后的陈果                自焚前后的郝慧君

  “自焚”之恶——刘春玲母女死亡

  死者刘春玲、刘思颖也是一对母女,在自焚之前她们接到通知,按照众人商定,跟随一起提前进京,经过几天的准备,最后确定除夕下午2时30分准时在天安门广场自焚。那天下午惨剧如期发生,烈焰腾升、黑烟翻滚……母亲刘春玲在天安门广场自焚当场死亡,只有36岁;女儿刘思颖才12岁,在母亲的影响带动下,一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功,自焚使她严重烧伤,三个月之后不治身亡。

  法轮功残害生命、危害社会,那些所谓的“大陆得法最早的大法弟子”,对“师父”李洪志崇拜得五体投地,受李洪志《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著》歪理邪说的蛊惑、唆使,认为放弃生命是一种勇敢的行为,把自己肉身看成是上“天国”的负担,不惜采取极端的方式实现所谓的“升天圆满”梦想。然而,自焚事件发生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为逃避罪责,极力掩盖事实真相,撇清与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关系,专门炮制了谣言节目《伪火》,甚至还倒打一耙栽赃诬陷中国政府。事实胜于雄辩,法轮功弟子自焚绝非偶然、也并非个案;据有网友研究发现,自1999年到2006年这8年间,每年都有法轮功弟子自焚。2001年2月16日,在天安门自焚事件仅仅过去23天,湖南省常德市法轮功痴迷者谭一辉,顽固不化,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在海淀区万寿路南口当街点火自焚身亡,时年才25岁。

  自焚惨剧触目惊心,多数大法弟子至今还心有余悸,更多的就此幡然醒悟,深恶痛绝法轮功;日复一日,法轮功组织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巧舌相辩、栽赃陷害。天理昭昭,“1.23”自焚事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无论法轮功组织如何百般抵赖、造谣陷害完全是徒劳的,正义的人们从来也没有放松过警惕,纷纷谴责邪教法轮功及其头目李洪志的滔天罪恶。

 

刘春玲、刘思颖母女生前合影

  “自焚”之害年年警示公众

  在7名自焚者中,刘云芳、刘葆荣2人实属不幸中的万幸。刘云芳是自焚事件的策划者和组织者,在河南开封市的法轮功弟子中曾小有名气,他是最早通过李洪志新“经文”悟出到天安门广场“自焚”能实现“圆满”的;自焚时他把划开的汽油浇在了身上,在他几次都没有将打火机点着的关键时刻,及时赶到的民警迅速制止,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还有那位胆小怕事的刘葆荣,她第一个喝下了汽油,尚未点燃也被民警及时救下,真的是与死神擦肩而过。他们俩是幸运者,也是最好的见证者,刘云芳思想彻底转化,回到了开封安享幸福的晚年;刘葆荣就此对法轮功邪教再也不会胆小怕事了,提起往事,她更是后悔莫及地说:“法轮功让我走歪了。”

  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披着宗教的外衣,打着“健体强体、消业祛病”的幌子蛊惑人心。李洪志说:“我有无数的法身保佑你——再多的人我也能管得了。有人说,你在国外,能不能保佑我啊?你跑到月球上去,跑到哪去,我都能保护得了你。”“我要是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鼓吹和煽动修炼法轮功就能“开功、开悟、圆满飞升”,修成“金刚不坏之身、灵魂不灭”,成为“佛道神”,“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致使无数法轮功练习者自以为已经达到了“超常能量”,去掉人间的一切执著,包括自己的生命,犹如飞蛾扑火走上不归路;频频制造自杀自焚、驱魔除魔的恶性事件,因有病不治、拒医拒药而丧生就超过2000人,成了法轮功邪教的牺牲品。尤其是那些大名鼎鼎的骨干弟子,也是接连不断的死亡,有些还落得个秘不发丧。如:“新唐人新闻中心负责人李国栋、医学界的“领军人物”封莉莉、“科学家”刘静航、“三退”负责人李大勇、“佛亲”李继光、澳门金主头目林逸明、“西人弟子”兰多,还有韩振国、江庆贵、陈文禄等等。大法弟子本当是“金刚不坏之身”,更是“地狱除名”摆脱生死轮回,却是一个个“神”活不过常人。即使是“师父”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她拥有一个“八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法力无边”能拯救人类的儿子,也没有摆脱生死轮回之邪说,今年纽约时间8月24日,像常人一样在美国病亡。

  时光飞逝,转眼间“1·23”自焚事件已经过去16年了,每年的这一天(或是农历除夕)当是刘云芳、刘葆荣重生之日,珍惜生命,享有幸福的生活,修练法轮功只怕是等到天荒地老也不可能“圆满飞升”、“成仙成佛”。血淋淋的惨剧,正是那些“精进”的大法弟子,用生命为代价彻底戳穿了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年年岁岁大法弟子依旧不断死亡,惨痛的教训无时不在警示李洪志就是自焚事件的幕后真凶,在向无知的法轮功痴迷者敲响警钟。邪教法轮功是人类的公害,社会的毒瘤,必须依法取缔,坚决彻底铲除。

  

刘云芳照片           刘葆荣照片

  反邪教专家的著作把“自焚”之恶公诸于世

  “法轮功符合邪教的三个标准。李洪志是一个典型的邪教领导者。”这是美国新泽西州罗斯研究所创始人、执行主席、著名教派研究专家、美国著名邪教问题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先生经过深入研究所述。在“1.23”自焚事件14周年来临之际,罗斯先生推出了一本揭秘世界范围内邪教的新专著《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详细介绍了许多臭名昭著的邪教,其中重点提及法轮功,非常客观的还原了天安门“自焚”真相,揭穿了李洪志的鬼把戏,道出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

  据《凯风网》相关报道,罗斯先生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他从事反邪工作长达30多年,参与了约500个邪教干预案件,为法院审理涉邪教案件提供专家庭审供词,并在世界范围从事邪教相关工作。他的新专著解密了邪教的洗脑过程,其结论也是在对科学教派、法轮功等邪教受害者的大量实证剖析基础上完成的。专著中用两个章节专门对中国本土产生的法轮功做了分析,认为法轮功完全符合邪教定义的核心标准,该邪教已穷途末路,在美国同样不受欢迎。为了确保案例真实,罗斯先生曾多次亲自赴河南省开封市实地采访了“1.23”自焚事件的幸存者——郝慧君和陈果母女;并于2011年1月5日在“邪教新闻”网站上报道他对这两名天安门自焚事件幸存者的专访文章,用文字及图片真实地记录了她们的现状以及她们反对法轮功邪教的心声。新专著饱含着作者无限的同情,在卷首语中,罗斯先生深情写道,编撰这本书希望“谨以此书献给郝惠君、陈果以及所有已经脱离邪教、重享精神自由的前邪教信徒们。”以罗斯先生所从事的工作和其地位,其学术观点不带任何偏见,当是“最权威、最深入、最专业的邪教问题专著”。

  新专著的出版发行,并在世界各地抢手热销,将邪教法轮功及其头目李洪志的滔天罪行公诸于天下,给法轮功组织以致命的一击,并在世界范围内引发新一轮的反邪教浪潮;罗斯先生就此被评选为2015十大“敢动主佛”的人物,新专著载入史册,世世代代相传,终将让邪教法轮功及其头目李洪志无所遁形,遗臭万年!

     

罗斯先生实地专访与郝惠君合影    专著出版发行来源于互联网图片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