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热点

粉丝追星都“机闹”了,你为何如此淡定

发布:May 16, 2018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刘雪松

怕则怕,民航运营机构在利益面前不以“机闹”为伤害的超然淡定,以及管理素质与粉丝素质有得一拼的同样低劣。

有一种“机闹”叫追星。日前,从虹桥机场起飞的CA1886航班就上演了这么一出。

这天,20多名粉丝为了追随自己的偶像,买了机票全程追踪。彼时的登机口乱做一团,粉丝尖叫声、谩骂声不绝于耳。工作人员几次三番将一拨一拨没验登机牌的粉丝追回来,再被闯进去,真到警察到场,才将没验登机牌的粉丝一一追回。但航班起飞也从21时55分延迟至次日零时15分。

这还只是前戏,好戏在后面。航班起飞后,经济舱的粉丝齐刷刷奔向头等舱。航班落地滑行时,这波粉丝又起身堵在了机舱出口。乘客描述,这次航班,空乘人员“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拦截粉丝”。

我不好奇偌大13亿人口的国度,为什么会有如此狂热的铁杆粉去追星。粉丝中追星追到亲生父亲无力负担而自杀的都有,所以许多医院的门诊没有足够的场地与设备收治、也没权力强行收治这些买得起机票全程追星的一族,倒也可以理解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但是好奇如我者,不能理解坐在头等舱里淡定优雅的这位明星。宁可累死空乘人员,也不愿得罪疯狂的粉丝,这大概是这天稳坐头等舱悠然自得的这位明星的基本心态吧。所以说,脑残粉很大一个原因是被明星与粉丝给出的暧昧距离所惯出来的,恐怕旁观者不会都将我这种观点,视作在给粉丝的主要责任做推卸。道理很简单,一位明星,因为自己的出行被追踪,你不为自己的隐私被泄漏、不为自己的生活被打扰而开罪自己的粉丝,这是你个人的事。但是当你的行程造成航班延误、造成飞行秩序混乱甚至安全隐患的时候,你不愿拉下脸来怒斥一句,既是对自己不自尊、对粉丝不自重,也是对公共秩序被破坏时的坐视与放任。

北京日报调查报道显示,以首都机场T3航站楼为例,2017年有记录的、规模在50人以上的粉丝警情达20起。2018年已有7起。

粉丝追偶像,从地上追到天上,这种贴身肉搏的追法,不是一句“有钱就是任性”就能呵呵过去的。因为死缠烂追,粉丝挤占了有限的公共资源,造成出行刚需被堵、机票水涨船高,这都不去计较了。由此屡屡造成的航班起降延误、飞行秩序混乱、安全隐患陡增,则是孰不可忍的治安事件。法治不能忍。

辽宁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日前公开发布9起“机闹”事件,称9名涉事乘客将被划入民航黑名单,未来一年,这些人将无法买到机票乘坐民航班机。其依据是今年五一施行的《关于在一定期限内适当限制特定严重失信人乘坐民用航空器,推动社会诚信体系建设的意见》。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这份黑名单迄今并未得到民航局的官方确认0,“民航局对此保持沉默”。

本应由民航部门主动拉黑的机闹名单,民航部门不仅无动于衷,而且对警方给予的黑名单“保持沉默”,这种“心太软”,不是对“机闹”乘客大发善心,而是在利益面前的臣服所致。一般说来,但凡“机闹”的,大都是民用航空飞行器上的常客。像空中贴身追星的粉丝,他们掏钱买飞机,眼睛都懒得眨一下。只要追得到,不怕票价高。钱算什么,爹娘老子的命都可以不要,当然是“星”最重要。在高铁时代、航空公司竞争越发激烈的市场背景下,航空公司接这样的单,乐都来不及。因此我们看到,虹桥机场最后因为粉丝机闹而延误起飞的这次航班上,空乘人员“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拦截粉丝”。乐此不疲这个词用在这个场景,可能是最贴切不过的了。

这话可能一定程度上冤枉了具体工作岗位上的空乘人员。可能他们也并非内心真的乐呵呵,真的喜欢从地面上的“猫捉老鼠”,到空中头等舱前的肉身拦截。他们是利益面前的挡架者、维护者、执行者。真正乐着的,还是民航运营机构。利益面前,来者不拒。而“机闹”带来的压力,都由一线工作人员给顶着。

而实际上,机闹造成的损失,是由无辜乘客、公共管理资源在承担的。乘客耽误了时间、秩序扰乱了心情、行程平添了隐患。而包括地面警力等公共管理资源,面对航空运营部门与机构挡不住的秩序,他们被用来随叫随到。如此这般,真正笑到最后的,还是赚钱的民航运营机构。

黑名单,推不动,障碍在谁那儿,一目了然。可见民航机构对待利益的价值观,跟不断上演“机闹”的群体素质,都需要同步扭转。乘客中有脑残粉丝这样低素质的,并不可怕。有明星被追成这样,还不以疯狂的“私生饭”为耻反而为荣、为乐,也不可怕。怕则怕,民航运营机构在利益面前不以“机闹”为伤害的超然淡定,以及管理素质与粉丝素质有得一拼的同样低劣。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