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往事

古代游侠的第一要求是诚信,而且是无条件的!

发布:May 17, 2018 来源:祥说近代史 作者:李永

游侠所秉持的诚信和儒家的诚信是迴然不同的。

“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屯、;欲正其必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诚意是修身的路径之一,通过修身达到内圣进而可外王。王阳明视“诚”为致良知的手段。归根结底是强调如何修身,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力图将外在的社会规划转化为内在的自觉意识,即所谓的“诚身须先明善”。可见,“诚”被纳入孔子“仁”的范畴之中。

“信”在孔子看来是被常反省的内容之一,“与朋友交而不信乎?”孟子将“信”确定为五伦关系之一,作为与朋友交往的的基本关系。

但是,我们也应看到,儒家所讲的诚信是有条件的,也是有等差的。如孟子所言:“大人者,言不必行,行不必果,惟义所在”。当朋友之信与国家大义发生冲突的时候,应该舍小义而就大义。

孔子也有相似的思想:

“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曰:‘敢问其次。’曰:‘宗族称孝焉,乡党称弟焉。’曰:‘敢问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径摇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

孔子也是将国家大义放在首位的,儒家所讲究的诚义显然和游侠相秉持的不同。

游侠所秉持的“诚信”是无条件的,是整齐划一的,和上述儒家的有条件、等差形成鲜明的对比。

侠是对人责任和义务的承担者,而“诚信”则是侠者履行责任义务的人格担保,他们要想获得大众对自己的认同,也必须要保持天人不欺的“诚信”,所谓一诺千金、得黄金百不如得季布一诺,则是对游俠内心深处更深入的窥探。

如淳在对“任侠”作注曰:“相与信为任,同是非为侠”,孟康注曰:“信交道曰任”。

侠之尚信毋庸置疑,关键是侠之“诚信”的内涵是什么?

我们看看司马迁对游侠的解释,史公在《游俠传》中将“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成”列为“游侠之义”的头等,这三个“必”字道出游侠对友人的无余件的“诚信”,他们可以不计自己的身家性命而遵守友人之信。

史公在《游侠传》里为我们展现一个活灵活现的籍少翁,少翁一向慕郭解之侠义,虽少翁不识解,但还是助其逃亡,当捕吏逐访其处的时候,少翁秉持游侠之“信”,毅然决然的自杀成仁,让官府得不到郭解的任何信息。

这种绝对的尚信可谓是彻底通透,无任何条件,彰盈着侠者的坚贞信仰,是侠者内屯、深处自觉意识的迸发,它卓绝坚挺,确乎有超道德么性质,这种“信”和儒家所讲究的“信”是大相径庭的。

侠者将“诚信”作为自己价值体系的核屯、之一与当时的社会风气有很大关系。

季布能受国人如此敬重,与他身上的"信"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从此,我们也可窥见人们强烈的渴望人与人之间可以达到绝对的信任,进而可知这种渴望上升为人们的价值追求,而游侠的出现正好填补了大众的诉求真空,而成为实实在在的践行人们心目中理想人际交往的活化石。

故而,侠魁身边总是聚集大量的少年,为其鞍前马后,不惜生死。同时,也可以影响社会风气不致浅薄低俗,使人们的人际预期向善的一方转化。

如东汉时期的间子直、飽子布不计生死全力营救第五种的事迹就被人誉为“冀有朱家之路显季布之会”,完全是朱家搭救季布的复制粘贴。这种风节必会代代相继,遵而不违,向狡點阴暗的风气展示超凡脱俗的魅力,这也正是人们日益渴望的侠之大者。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