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

“活摘6.5万人身体器官”的惊天大案 无非就是一场拙劣的政治闹剧

发布:Feb 8, 2017 来源:钱江潮 作者:钟景

2月7日至8日,梵蒂冈举办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中国代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应邀参会。于是外媒又一次开始炒作“中国政府有组织地大规模摘除‘良心犯’器官用于移植”的话题。


惊天动地的政治蘑菇云


自2006年起,境外法轮功组织爆料,中国政府在辽宁苏家屯的中西医血栓医院关押6000多名法轮功成员,一名无名氏医生的前妻“安妮”(还是无名氏)称,她前夫“亲手活体摘取2000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该医院并有5000余名法轮功人员被活摘器官,尸体送入医院的“焚尸炉”。(《大纪元时报》2006年3月9日)

2009年底,依旧是法轮功组织,抛出《“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报告,称2003—2006年,“迅猛增长的器官移植数量(约6万例),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脱不了关系”。(“明慧网”2009年12月7日)


这个故事在加拿大人大卫·乔高嘴里进一步演绎,称“中国每年进行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比较有可能是接近10万。使用的器官大部分来自法轮功学员、维吾尔族穆斯林信众、藏族佛教信众和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血腥的活摘》)。另一位作者伊森古特曼称,“2000年到2008年之间,可能有大约6.5万名法轮功信徒被处死后摘取了器官,其他一些少数民族的宗教信徒也可能成为目标。”(《大屠杀》)特别是2016年,美国国会还搞了一个谴责中国政府“屠杀并活摘法轮功等良心犯”的议案(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343号决议案)。

然而,只要稍一推敲,凡此种种言论都是以法轮功为急先锋的各种反华势力刻意制造的谣言,如同历史上一样,只有美国才使用了这种“蘑菇云”。

故事要讲的真实些!

君子欺之以方。讲让人信的故事,情节可以虚构,但必须源于生活,细节一定要活灵活现。

苏家屯血栓医院建于1988年,位于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雪松路49号,当初全院占地21384平方米,建筑面积26220平方米,床位400余张。2014年医院升级改造,占地面积不变,建筑面积达5.6万平方米,床位800张。

问题来了,关押6000余人,他们住在哪里?6000张床位,哪个医院做得到?


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疗中心


故事漏洞大,法轮功组织改掉数据也不现实——因为他们的报纸网站早就宣布这个数据了。于是就在地下做文章——居然抛出苏家屯医院有地下军事设施!而且是日本鬼子造的!人就关在那里!

“苏家屯是军事重地,当年日本关东军最大的武器仓库就设在苏家屯,地下工事群非常发达。地下工事规模达到‘宽2米、高1.8米、总长大约两公里’”(《“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作为传说中的地下工事,2米宽1.8米高的地道确实也差不多,但是住人,呵呵呵。

至于一个区区血栓医院,能从事数以万计的器官移植手术,医院居然还配有焚尸炉(烧水的锅炉当然是有几个的),一点消息也没有在社会上流传,这种脑洞大开的情节无需驳斥,它违背基本常识。


一定要靠近些,再靠近些


战地记者罗伯特·卡帕说过一句名言:如果你拍的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的不够近。

苏家屯故事就像一个肥皂泡,一点就破。于是法轮功抛出言论:“苏家屯事件只是一个引子,是了解一些内幕的人传出来的,它本身是不是有百分之百的准确性并不重要。”那么,讲了10年故事,继续编出来故事,就可信度提高了吗?

器官移植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脑死亡后移植器官,一种是活体移植。牵涉到6.5万名法轮功人员的器官移植,他们肯定不是自愿,就会有大量消息被披露。所以,法轮功安排这些被活摘器官的人被中国政府“秘密杀害”,死无对证。

但是,真的是死无对证吗?6.5万名人员被害并移植器官,涉及多少个家庭,多少个单位?每个“受害者”都有他们的亲朋好友、同事同学,这些人都知道他们的身份和经历。要掩盖消息,起码涉及上百万人,再加上医院和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亲戚朋友同学等,难道政府都能把他们一一收买吗?他们中有一个说出事件的真相,都可能戳个天大的窟窿。我们要请谣言制造者指出,6.5万名人中的任何一个真名实姓的法轮功人员。

获得肝、肾、肺等大器官移植者,必须终身服药,这些抗排异性药物的数量由少数医药厂才能提供,数据完全公开透明。据统计,2015年全球器官移植数约为12万例,中国10057例,2015年使用该种抗排异性药物的数量占全球总量的8%(2016年08月23日新华社《中外专家肯定中国器官移植改革成就 “活摘器官”谣言侮辱捐献者奉献精神》)

请问,有何种证据表明中国有能力每年完成“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并保证后期药物!人据说是藏在地下工事,药物恐怕只能从天而降!

这不由让人想起晚清时期民间对基督教的妖魔化。当时数十年间,民间流传众多污蔑基督教教堂和西方传教士开设的医院、育婴院的言论。教堂以迷药诱人入教,育婴堂被指责为“诓骗婴儿,挖目剖腹,吸食脑髓”,教会医院被怀疑挖眼剖心以为药,信徒临终圣事被认为教士挖取死人眼睛以为炼银之药等。



大肆传播对手(敌人)各种匪夷所思的残暴行径之谣言,一向是丑化敌人的政治武器。只是现在翻转过来,当年是受欺凌的中国民众对西方传教士的丑化,而现在,是那些西方发达国家,对蒸蒸日上的中国进行妖魔化。于是它们画蛇添足,加上了“维吾尔族穆斯林信众、藏族佛教信众和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搅混池水,搅乱人心。

但是,这种越吹越大的气球,难道就不怕针扎了?那些谣言制作者,是根本不愿意靠近,而是远远地想象谩骂,口水四溅。马克思曾经说:“弱者总是靠相信奇迹求得解救,以为只要他能在自己的想像中驱除了敌人就算打败了敌人;他总是对自己的未来,以及自己打算建树、但还言之过早的功绩信口吹嘘,因而失去对现实的一切感觉。”(马克思《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正视问题 不断改进器官移植工作


毋庸讳言,像其他国家那样,中国确实有过使用死刑犯器官的历程,也存在器官黑市贩卖,这是客观事实。

中国政府正在不断规范器官移植管理办法。2014年,国家卫计委建立了健全人体器官移植评价体系,对人体器官移植医院、医生的能力和技术水平,进行定期考核和评价;要求所有捐献器官的分配过程,必须按照中国《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的要求,公正、透明、可溯源。我国目前共有169家有用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可以依法依规利用互联网系统获取器官,并开展心脏、肺脏、肝脏、肾脏等器官的移植手术。(2014年8月18日,人民日报《中国将严查违法买卖人体器官 器官捐献将建监管体系》)

中国政府长期严厉打击黑市器官贩卖罪行,依法严肃查处违法、违规的买卖人体器官,私下分配、移植死囚器官等行为,发现一起,打击一起。2014年8月20日,北京市一中院对迄今为止我国被公诉的最大一起贩卖人体器官案作出终审宣判。组织者郑伟以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其他人则分别获9年至3年半不等的有期徒刑。(2014年08月23日,北京青年报《最大贩卖人体器官案终审宣判 组织者被判处12年有期徒刑》)

自2015年始,卫计委宣布,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说:“中国的器官移植完全和国际上接轨,获取供体的方式是非常人道的,做的是和国外一样的救命的事业。”(2015年12月29日,健康界《最辛苦也最欣慰 中国器官移植这一年》)



医生与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向捐献者遗体默哀致敬


在去年8月18日香港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上,世界卫生组织器官移植项目主任何塞·努涅斯教授表示,中国在器官移植改革方面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尤其是去年中国已经停止了在器官移植中使用死囚的器官,目前在建设一个庞大的志愿捐赠系统,人民亦对这个系统很信任。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在器官移植领域会领先全球。(2016年08月20日,人民网《世卫官员:中国将引领器官移植工作》)

而今天,黄洁夫向世界各国分享器官捐献与移植管理的“中国方案”。

医学的征途没有终点,医学伦理正在逐渐完善。中国政府将遵守国际公认的器官移植伦理学原则,愿意加强国际合作与交流,促进世界器官移植事业共同发展,为人类福祉做出自己的贡献。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865号